快捷搜索:

翠萍与余则成分离开始,她的一生都没有过芳华

来源:http://www.an-sky.com 作者:情感 人气:62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萍,当你把手递给我的时候 我感到山一样的沉重向我压来 花开的时节萍在临窗的地方花费许多心思 送我一些温暖的话语充饥 嘱咐我一路当心饿的时候 就吃一些家乡盛产的干粮 无云的

萍,当你把手递给我的时候 我感到山一样的沉重向我压来 花开的时节 萍在临窗的地方花费许多心思 送我一些温暖的话语充饥 嘱咐我一路当心 饿的时候 就吃一些家乡盛产的干粮 无云的天空是多么的晴朗 眼前的风景 是萍一生眷恋的那一池淡绿 萍迎风飘起的黑发 一如溪边摇动的柳枝 轻拂我寂静的心扉 缕缕阳光从林梢穿过 像是萍给我的深情的关怀 阳光的背面 可以摇曳明月的倩影 编织了我梦中永久的故事 萍就这样随随便便的长在自己的水域 穿越季节 自自然然的生长 没有衬托 也没有背景 就这样 在我心灵的沙漠里 长成荫绿一生的挚爱 2007年6月14日于元谋闲笔斋

30集的《潜伏》今天深夜终于看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胸中情感如巨浪翻滚。几乎从未看过谍战片,大学以来连看电视剧都很少,然而还是要说,这部片子着实是难得的佳作,颠覆了我心中对国产剧、谍战片俗套,刻板的印象。

12月的最后一星期,走出电影院,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看了很多影评,从敏感的时代主题到被时代裹挟的人性的善,都很有道理,我却只看到了月光下何小萍寂寞的身影,多么可怜的何小萍。浮萍一般的生世让她在命运的河流里一路漂泊,无依无靠,而导演大肆歌唱的那段芳华却没有她的身影,我觉得很矛盾,既然是美好的祭奠为什么选用了这么悲情的人物作为主人公,对于何小萍来说,她的一生都没有过芳华。

前几天刷微博居然看到了依萍和书桓这个热搜,于是一下子又记起了这部当时火的一塌糊涂的言情剧。也因此又想起了剧中那些美丽的女子。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翠萍是个地道的农村妇女,唯一有些不同的大概是她游击队长的身份。既可事农桑,又为神枪手。打游击,杀鬼子,把脑袋挂在枪杆上过日子,用的是真刀真枪,见的除了炮火连天,便是大别山荒凉的山峰与土地。而余则成是老资格的特务,智勇双全,胆大心细,说的是文言暗语,出入的是高级场所,玩的是暗箭冷枪,营的是天机绝密,每一根神经都是古筝上高音区最细的那根弦——“叮”一声仿佛就能随时断掉。将这两个人“绑”在一起做夫妻,连观者都要捏一把汗。

何小萍看似是女主但却被女二抢去了无数光芒,女二看似平静的叙述其实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何小萍人生的悲剧性,也让何小萍这个人物显得有些单薄。但不得不佩服冯导的眼光,这些演员选得真是好啊,何小萍,小小的浮萍,不起眼,寡淡无力。

真怀念那个时候的荧屏,干净纯粹的一塌糊涂 ,也怀念那个时候的自己,天真潇洒的娇俏模样。 天下花色各不同,各花入各眼,请勿争吵谩骂~

余则成不是言情小说的男主角,帅呆酷毙还感情一片空白专等个什么都不会的脑残灰姑娘然后一见倾心。他有自己的爱人,美丽、聪慧、善解人意、信仰坚定,左蓝和他才是郎才女貌。一直无法忘记左蓝死后余去探望的那一幕——冰冷的房间,雪白的床单像一层阻隔了千山万水的屏障,一头是生一头是死,那个曾经充满活力的笑靥,那永远仿佛都闪烁着希望和坚定的眸子,将都成为往昔。“革命的爱情分外浪漫”,多少次相见不如不见,多少次脉脉不能得语,就连最后的诀别老天也是如此吝啬,“也就是说,左蓝临死的时候,还在微笑,让翠萍不要担心。这个女人身上的每一点都值得他去爱。悲伤尽情的来吧,但是要尽快过去。”低沉的男音解说在这时候像是一记钝器的重击,稳稳砸中胸口,让人痛不能言。

背负着原生家庭的罪她来到了梦想中的文工团,渴望得到爱和肯定,她那么急切地想向集体示好,想融入,想得到温暖,可换来的是排斥、是嘲笑,一群同龄人用时代的有色眼镜看她,欺负她,她只能默默忍耐,想着有一天父亲平反自己的命运也会改变。可是老天一直和她开玩笑,父亲死了,人生的希望崩塌了,没有人疼、没有人爱,被集体抛弃,生命没有了依托和支点。这个时候刘峰出现了,刘峰安慰她鼓励她,给她的温暖,于是她就把刘峰当成了新的人生信仰,爱让她焕发生的希望。可是刘峰爱上了别人,而且因爱而万劫不复,何小萍放弃了所有去追随刘峰,渴望有一天能与他重逢,最后,导演给了小萍一个温暖的结局,和刘峰相依相偎,可我却觉得很残酷,小萍的一生没有得到过一点真正的爱,没有遇到一个真正疼她的人,一生被罪孽、自卑裹挟,一生看尽冷眼和丑陋,一生阴郁,就如困在雨里,导演真是太残忍了,用芳华为名,却把主角定为在了一个一生都没有芳华的人物身上。

顺序:1 依萍:彼岸花,红的太无瑕 2 如萍:春风又绿江南岸 3 梦萍:绛紫为邪,又奈我何? 4 方愉:阳光很美,你的笑是金黄色。 5 可云 :一抹少年蓝,此生被寂寞雕琢

很久之前,在我高中,还是个小文青的时候,曾在安意如的书上看过这样一句话,写汉武帝的,“也许专一并不是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而是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足够专心。”当时嗤之以鼻,直到现在也无法接受这种观点,只是不知一生只爱一个的男人这辈子都能不能遇到了,所以懒得再深思。然而我却无法讨厌余则成和翠萍的爱情,尽管他原本是那样爱左蓝。

影片里前半段的画面很值得称赞,暖黄的色调、轻快的音乐、年轻的肉体都是导演对自己青春回忆的极度美好的渲染,这也无可厚非,只有一个镜头我无法忘记,就是何小萍在洗澡时一束阳光洒下来,年轻的身体被包围在阳光、水珠、雾气中,这样一个完美的镜头语言是何小萍整个故事中最温暖的一幕,仿佛是上帝的手拥抱了这样一个孤苦而无助的灵魂。

【彼岸花,红的太无瑕】 -----依萍 还珠格格我看了无数遍,小燕子鸡飞狗跳的娇憨样子还在我的脑中萦绕未去的时候,陆依萍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来了。 第一次看,还是年少,尚不懂得什么是情爱,只是觉得何书桓不应该一次又一次的辜负如萍伤害依萍…….. 后来,是时候明白了,何为“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明白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明白了“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大的惊喜” 如果只是少了一场雨,如果刺猬没有刺,如果没有那么多的不期而遇,那么世间会不会就少了这么一对佳偶天成? 依萍在大上海唱歌的时候艺名是白玫瑰,寓意清纯佳人,可是我从不觉得她是玫瑰,玫瑰只是有刺扎手,终究及不上曼珠沙华魅惑人心,使得何书桓明知前方是万丈深渊依然义无反顾。 只有依萍能有如此这般的吸引力,也只有依萍能如此倔强的骄傲的在一个角落里绽放。姹紫嫣红,艳冠群芳。 她能轻而易举的引发战争,挑起矛盾。她能让自己的敌人方寸大乱,她身上有一种无法忽视的力量,就像王者。 依萍是我一直想要成为的女子,傲骨铮铮,宁折不屈,靠自己的双手吃饭,决不依赖任何人。 这个姑娘,真迷人。 你是彼岸花,红得太无瑕。

其实直到余则成和翠萍结婚,我仍然不是很能理解那种深恸的爱和痛并快乐着的执着。甚至在心里暗思,发展的真快,还是不能接受,电视剧到底是电视剧,止做一笑耳。然而到了后来,翠萍与余则成分离开始,心便如丢了精魂,茫茫然不知所痛,而悲从中来。翠萍拿起装了那颗手雷的包,披上大衣,最后与余则成相视一笑后,不再回头利落地开门离开。坐在沙发上的余则成用充满阳光的笑容最后目送翠萍离去,而就在门响的那一刹那,“砰”的一声关上的一刹那,余从沙发一跃而起冲到门口,却生生止住,屏幕里他的眼中不知是泪光还是镜片反光,我似乎能感受到他大口大口憋下去的喘气,他喉咙里要一跃而出的那声呼唤,他胸腔里要澎湃汹涌出的浓烈情感,他对翠萍,这个粗鲁,直爽,而又坚韧,善良,大别山里出来的女人的所有深深眷恋,和万般无奈。

我还是疑惑为什么选何小萍做主角,我觉得完全可以选萧穗子,她那么聪明,懂得审时度势、明哲保身,永远向前看,顺时而上,她才称得上是芳华。为什么选何小萍,这样一个饱经时代摧残又始终被抛弃的零余者。

【春风又绿江南岸】——如萍 如萍是个傻姑娘,她爱上了一个如何书桓这般的男子,这个男子在她的眼中就是神,她仰慕他,就像向日葵仰慕阳光,就像藤蔓追随大树,更多的出自本能,和少女的情窦初开。 谁敢打包票的说,你一点点也没有喜欢过你十九岁时出现在你梦中的英雄? 可惜,这个男子千般万般的好处,可他不爱你,就是你最大的悲哀。 张爱玲那篇红玫瑰与白月光分析的何等透彻?一个是自己爱着的,一个是爱自己的,深陷其中,难怪何书桓会意乱情迷。 许多人都在怀疑如萍的用心,觉得她是一个攻于心计的女子。不如单纯点,只当是个傻姑娘对爱情所作出的努力。 如萍是绿色的风,抚平伤痕,治愈伤口,妙手回春,简直是药到病除。 帮着方愉找快乐,帮着可云找回忆,你就像一个配角,看着每个人甜甜蜜蜜,那么,什么时候你能做自己生命的主角呢? 风,看不见,摸不着,拥抱不了。在欢天喜地中,你的空欢喜显得那么的苍凉。 春意如你,纵使失意,也潇洒成全。 三月暮,初相遇,你身后那片绿地从未忘记。 幸好,世上有一个如杜飞那般的男子,视你如宝。 千山万水人海中,你终于看到了他。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岁月如歌,婉转流年,你若幸福,便是终点。

以为翠萍牺牲的那天晚上,他再次把床铺铺在地下,坐在床边发呆半饷突然起身,把他们的拖鞋摆在铺盖前,那样子看起来,好像是翠萍还在,她还在。余则成的嘴角有一点点笑,那是积年岁月留下的无声痕迹,一点一滴渗透骨血,不是别的,就是生活,生活,只是生活。因为我的生活里全部都是你,你,便是我的生活。即使在再大的悲伤里也能给予温情,那是你给的,它永远都会存在,哪怕这悲伤是失去你。

也许这才是导演的悲悯,把这样一个在时代洪流中苦苦挣扎却始终无法融入的可怜人做主角,展示她的喜怒哀乐,是一个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愧怍。如果连回忆也把她忘了,那才是对一个生命最后的不尊不重,可惜的是导演要说的东西太多了,对青春的缅怀、对特殊时代的反思、对人性的善和恶的展示、对大时代中小人物命运的无奈,贪心地想一股脑儿融入到一起,却使人物塑造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有些替小萍惋惜。值得称道的是,月光下的那段沂蒙颂,才使这个人物真正立了起来。但对于小萍来说:芳华始终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绛紫为邪,又奈我何?】 --------梦萍 朱红为正,绛紫为邪。 依萍,如萍,梦萍,同是姐妹,依萍和如萍惺惺相惜,如萍和梦萍姐妹情深,可是依萍和梦萍之间却是天翻地覆的战争。 其实,我对梦萍的更多的是好奇与喜爱,她是个很男子气的姑娘,身上也长满了刺,如果说相似,我更觉得依萍和梦萍之间像是亲姐妹。 梦萍很坚强,在发生那件事之后,没有疯癫没有崩溃,只是笑容少了,成熟懂事了。 很是怀念那个扬着高傲笑意的紫衣少女,不是很招人喜欢,也没有说得出口的优点,却自是形成了一种风姿。 我记得很清楚梦萍曾经打了依萍一个耳光,当时真是烦死她了,后来事后想想,要是我同父异母没有感情充满敌意的姐姐来跟我妈叫嚣,抢我亲姐姐的男朋友,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我绝不仅仅是一个耳光就能解决的。她并不知道所有事情的个中缘由,只是单纯的想保护妈妈和姐姐,又有什么问题呢?这一点,和依萍是不是很像? 这姑娘丢到古代去绝对是地地道道的小妖女一枚。与众不同,不在乎凡俗眼光,内心却是善良无比。 最后的最后,她虽然做不了妈妈,却有那么多的儿女,上帝真是公平的很。 纵是人间好颜色,独秀一枝又何妨?

再到火车站,余则成那一个转身看到翠萍的时候,我差点为他们,与他们,一起喜极而泣,没有拥抱,没有哭诉,甚至没有一句交流没有一个靠近的碰触,有的只是隔着那很短却又好长的距离,久久凝望。甚至不能久久。而到最后余则成不顾一切站到翠萍车前,突然弯下腰咯咯咯的学老母鸡转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时,我突然替翠萍释怀了之前所有的纠结与伤痛,那些为他牵肠挂肚黯然神伤,苦笑自嘲,求不得放不下的种种,突然为她释怀,得一人如此,此生何求??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心有林夕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阳光很美,你的笑是金黄色】 ——方愉 如果阳光有颜色,那么我相信,一定是金黄色。 你的笑容,让我怀疑,你是不是偷吃了阳光。否则你的笑怎么会是金黄色? 世上有一种姑娘,天生就是为别人带来希望与期待的。她从不会让人失望。 洒脱豪爽,仗义执言。伶牙俐齿的把富家少爷说得火冒三丈,却又轻而易举的捕获他的心房。 千千万万个理由,都不能阻挡你爱他的脚步。 如此大胆的姑娘,很让我等小女子刮目相看。 你大方的帮自己的情敌去寻找记忆,尽心尽力,从未抱怨 情根深种,百死不悔,也不过如此 你像阳光,尔豪就像向日葵,哪怕你阴云密布,向日葵也会耐心等待,痴心不改 真的好喜欢你,闺蜜,知己,爱人,晚辈,你都做得那么完美。 寻寻觅觅,兜兜转转,你是对的时间对的人,他在对的地点遇到最美的阳光。 冬日午后,暖意袭人,绿水无心拨弦起,青山不改旧时歌。

原以为到这便是全剧终了,一个不完美却真实的,悲喜交加的结局,却没想到真正击人心弦的出现在最后。余则成阴差阳错地被带往台湾,将继续执行潜伏任务,为了工作,将像当年与翠萍一样,再次与穆晚秋假结婚。

【一抹少年蓝,此生被寂寞雕琢】---------可云 如果时光可以定格在六年前,你的结局是不是也会很美丽? 青梅倚栏春不老,笑将竹马说。 如果时光可以不那么匆匆,你眼中的蓝色会不会不那么寂寞。 那晚,满山遍野的萤火虫是你爱情的见证。 有个男孩,他的眉眼,写满了你一整个曾经。 六年,对于你来说,就像一场溘然长梦。 梦中,你依然是十六岁。 谁都可以不做梦,只有你不可以,旁人不做梦就可以看到梦中的人,你只有在梦中能看到他。 还是太年轻,快乐和伤心,一碰就惊天动地。 你承载不了一个生命的来临与离去,你锁住了自己的时间,醉生梦死。 这是一场太过揪心疼痛的爱恋 姑娘,你的蓝,是他承受不了的重量,他无力雕琢你的寂寞 最终,你醒了,沉睡多年的你.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翠萍抱着孩子站在山头望向远方。带着初为人母的微笑眺望通向脚下的路。

那风中的背影渐渐显得那么萧索。

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接头人:“舞会后,你要去邀请她跳舞,然后相识,恋爱,结婚。”

余则成:“真结婚还是假结婚。”

接头人:“最好是真结婚,也是你的掩护。”

余则成:“你们找到翠萍了吗?”

3777奥门金沙,接头人:“没有。找到了又能怎么样,你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

如果可以,宁愿在刀尖上相守,也不要海角天涯各自安好。长相思长几个夜晚,长相思长不过天长,长相思太长心不安,怕就怕春光灿烂成遗憾,只剩意难忘。

余则成曾经拒绝翠萍,因为担心自己随时会牺牲,而翠萍将无法过活,他亦是不能睹闻所爱之人孤独艰难勉强生存。翠萍愤怒地训斥他,对其中一句记忆犹新:“你以为大别山里的女人都是那样的吗!”

然而看着剧尾翠萍的身影,忍不住想,当初的坚持,真的是对吗?

忘了提,余则成在被国民党带走之前,千钧一发之际冒死塞进鸡窝的,除了那份用生命换来的潜伏间谍名单的胶卷,就是和翠萍的“假”结婚证。

若翠萍最终一人孤身终老,只望她从鸡窝中掏出那张结婚证时心中的种种,会使她没有那么的抱憾终身。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凌晨执笔,不知所言,只盼拙笔能表达出心中万分之一的情感,更不敢奢望写出其情之刻骨与乱世种种扣人心扉,只求不至太过辱没,已算得偿。

本文由3777奥门金沙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翠萍与余则成分离开始,她的一生都没有过芳华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