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麦子厨房及小红锅系国家注册品牌,麦子突然从

来源:http://www.an-sky.com 作者:情感 人气:69 发布时间:2019-10-10
摘要:你的样子,是用酒砌出来的,洋槐、布鞋、拐杖还有拴在门上的夕阳。在每个灯火稀疏的夜,偷偷装一瓶呼噜声,低语,呼唤告诫自己把麦子种在纸上,纸上怎么种麦子?这根本算不上

你的样子,是用酒砌出来的,洋槐、布鞋、拐杖还有拴在门上的夕阳。在每个灯火稀疏的夜,偷偷装一瓶呼噜声,低语,呼唤告诫自己把麦子种在纸上,纸上怎么种麦子?这根本算不上背井离乡,亦或作为一场虚设,我固执地用炊烟叩响一扇埋着故乡的门。2016.6.2

为了保证第一时间查询到食谱,请置顶麦子厨房,以及添加麦子厨房微信客服:“maizi_kitchen”。

麦子出生于麦收的时候,他的父亲便给他取名麦子。
  我们那一带的乡下,给人取名字都喜欢叫植物庄稼的名字,据说天天喊在嘴里,会喊来好收成的。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比如麦子的父亲叫地瓜,麦子的母亲叫玉米,麦子的姐姐叫棉花,但是他们一家若干年来的收成一直都不好,以至于后来麦子的父亲和母亲得了重症都没得钱医治。
  麦子重病的父亲和母亲在麦子十一岁的时候相继去世,只留麦子和他十七岁的姐姐俩人相依为命。
  第二年春,麦子的姐姐棉花要跟同乡们去深圳特区去打工,她便把麦子托给远房的叔叔照看,叔叔勉勉强强答应了。
  叔叔的日子也不好活,已经生了五个女儿,为了生儿子,他还要继续超生。一天都为菜米油盐犯愁的婶婶可没有好脸色对待麦子,天天对麦子嘀咕嘀咕的。
  在地里的麦子还在泛清,头年的秋粮又断顿的时候,婶婶便把十二岁的麦子送到城里一家木器加工厂里做小工,可以省下一个人的口粮来喂自己的五个女儿。
  麦子在木器加工厂里好不容易盼来了端午,那天他没想着去玩,等老板、老板娘和几个伙计去江边看赛龙舟的时候,他拿出木工师傅画木线的铅笔,摩平一张揉皱了的白纸,给远在深圳特区做工的姐姐棉花写起信来。
  在写第一字以前,他担心地朝门口和窗户看了几眼,又斜着眼看了屋内几个房间紧锁着的门。他叹了一口气,坐在工作台前边,把那张纸铺在工作台上。
  “亲爱的姐姐棉花:我在给你写信,求求你,求求你把我带到你那儿去吧,我只有你一个亲人。”
  写了开头,麦子停下笔顿了顿。他想起自己年龄还不够入厂的条件,未满十六岁工厂是不能接收的,童工只能在一些私人小店或私人小厂里做帮佣,那些大工厂或一些正式的工厂是不要的。
  麦子又想起前不久一个伙计在说他的一个老乡只有十四岁,借了另一个十七岁的老乡的身份证,进了一家效益很好的工厂。
  麦子不由地有了希望,他继续给姐姐写信。
  “姐姐,昨天晚上又是加班到十二点,快到下半夜一点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地靠在木架子上睡着了,老板娘起来去上卫生间,路过我那儿,揪着我头发骂了我一阵,老板娘还不解恨,继而用皮鞋狠狠地踢了我几脚。还有,老板娘五岁的儿子天天要骑在我背上,在地上磨了一圈又一圈。”
  麦子撇撇嘴,用手背揉揉眼睛,抽噎了一下。
  “姐姐,你去借一张十七岁的身份证吧,相貌跟我差不多的,把我带到你厂里做工,听说这样也可以进厂的。进厂后,我一定好好地做。亲爱的姐姐,我再不惹你生气了,我不再去偷你的胭脂涂在猫的脸上。要是我再不听话,你结结实实地打我一顿好了。”
  麦子想了想,有很多要写,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老板、老板娘他们快要回了,规定他干的活还没有干。
  赶紧写……
  写了两页纸,麦子匆匆忙忙地写了结尾:“姐姐,我有很多很多话要对你说,到你那儿我对你说几日几夜吧。老板、老板娘快回家了,我不能再写了,以后可能很少有机会能给你写信了,姐姐,来带我去你那儿吧!带我去你那里,我的好姐姐!”
  
  红豆2010-12-21不安静的夜于痴了斋

我轻轻地打开门,还好,隔壁的那门紧紧地关着,没声没响。麦子拉着我的衣角,眼睛里的恐惧呼之欲出,她的身子想要往门外探去,又犹豫着收了回来。“真的没动静?”麦子的声音轻得几乎让人听不到,我挑了挑眉头,相信原本就浓的眉毛皱在一起一定更让人觉得严肃。果真,麦子松开了握着我衣角的手,有些尴尬地反复搓着手,她的手心里竟然全是汗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3777奥门金沙 1

“就说你是胡思乱想。”我瞥了麦子一眼,硬生生地把幻觉一词给咽了回去。麦子是a大心理系的研究生,她知道幻觉是什么意思,更知道幻觉后面是多么难言的痛苦。

麦子厨房及小红锅系国家注册品牌,受国家商标法保护。

“可能的,最近为了这篇论文,的确想得太多了。”麦子往书房走去,她的手一直按着自己的脑袋,好像一不小心那颗小小的脑袋就会从脖颈上掉下来似的。

3777奥门金沙 2

“学长,你说人的思念真的可以穿越时空吗?”麦子突然从一堆书里抬起头,幽幽地问我,她那双漂亮的眼睛上蒙着一层厚厚的水雾,使得她看起来与往日大不一样。

酥脆的椰香小饼,带着浓浓的椰香,仿佛能够感受到热带气息。这款饼干一定要以低温烘烤,要确实烤干才会酥脆,如果想要吃起来软软的就减短烘烤时间。-麦子厨房

“人的潜意识有时候真的很可怕。”麦子像在跟我诉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她的手机械地收拾着乱糟糟的桌面,接下去的声音却越来越低,最后消失在这间小小的出租房里。

材料:(份量:2盘 | 小红锅平烤盘/手持电动打蛋器 | 时间:15分钟)

我微微地叹了口气,双手环过麦子的肩,麦子的身体竟然如冰一样寒冷,我猛的松开了她,她刚想靠过来的身体因为没有了支撑往后直跌下来,还好,她很快地恢复了平衡,又低下头理她的桌子。

蛋白:40g

“麦子,要不,你回乡下住几天,休息休息,论文的事并不急。”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惧怕麦子身上那莫名的寒冷,急切地想要离开这里。明明现在是春暖花开的四月天气啊。

白砂糖:20g

“没事的,学长。我去床上休息会就好。”麦子应着,头也没回,手继续在桌上不停地整理着。

椰蓉:40g

打开门,我竟然又往隔壁望了一眼,依然是一片死寂。回过头,麦子已经离开了桌子,应该是去床上休息了吧。我拉着门把,轻轻地带上门。但.....

低筋面粉:8g

隔壁的那门竟然动了下,好像有谁在门里把门旋开想要出来,却又在瞬间把门重新关上。那人的力气一定很大,因为我站在门边的脚能清晰地感受到震动。

制作步骤:

“有人吗?”我拍打着又一次紧锁的门,门上贴满着的各式小纸条被震得颤抖起来,那是一张张小广告,只是纸上的灰尘很清晰地在诉说这房子的主人已经很久没在。

1、将蛋白倒入调理盆中,加入白砂糖使用麦子厨房手持电动打蛋器搅打至湿性发泡。湿性发泡状态:提起打蛋头有弹性挺立但尾端稍弯曲。

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看看麦子紧闭的房门,我不敢再大声地呼喊,万一刚刚入睡的麦子被我惊醒,看到我疯了似的敲打这间已很久没有人住的房子,会不会又一次地陷入隔壁有人的恐慌里。

3777奥门金沙 3

“你啊,也被麦子传染了。我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脑袋,准备转身离开。可当我的眼神再次落到门上时,却发现因为刚刚我的拍打,一些纸被震到了地上,门上的猫眼露了出来。那猫眼真的就好像是一只大猫的眼睛,碧蓝碧蓝的,晶亮晶亮的,好像在召唤着你去窥探那深藏其后的秘密。

3777奥门金沙 4

我慢慢地贴进猫眼,把眼睛靠在上面。

2、加入椰子粉,同时筛入低筋面粉。

啊!

3777奥门金沙 5

躺在地板上的竟然是麦子,她的头歪着,那双大大的眼睛紧紧地闭着,垂在一边的手上是暗红的一片,那暗红一直蔓延着,将她整个的身体浓浓地包裹着。她的脸,那张美丽的脸苍白如纸,但一缕微笑却锁定在她的脸上。

3、翻拌均匀成面糊,装入一次性裱花袋中,袋口剪1cm的开口。3777奥门金沙 6

“麦子。”我狂喊着,回过身去敲打着麦子的房门那扇被我刚刚带起来的房门。但哪里有门,整个阁楼只有一扇门,一扇传来阵阵血腥味的门,那扇门里,躺着我最亲爱的麦子。

3777奥门金沙 74、麦子厨房小红锅装上平烤盘中温预热完成后,铺入一张烘焙纸。3777奥门金沙 83777奥门金沙 95、把面糊挤于烘焙纸上,形成长条状,盖上上盖,烘烤15分钟后取出即可食用。3777奥门金沙 103777奥门金沙 113777奥门金沙 12

“李若晨,你现在在哪?”手机里传来系主任的怒喝声。

“李若晨,学校正在为论文大赛颁奖,你这个特等奖得主却又玩起了失踪。你是不是又跑去那个该死的出租屋了,你是不是不准备留校了。”

留校?是的,我曾经梦寐以求的就是能留在a校,留在这全国知名的a校心理系,只是,我所有的未来都还有一个前提:我要和麦子在一起。

“若晨,麦子死了,她一个月前就自杀了。”系主任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我愣在那里,拼命往屋里看,果真,屋子里除了一片暗红,什么也没有!


“学长,怎么了。”麦子轻笑着拥过我,三月的春风将她身上那淡淡地的清香送进我的脑袋里。以往,一闻到麦子身上的香气,我就会精神百倍,可今天,我的脑袋里全是系主任期盼的眼神。

3777奥门金沙,“系主任跟我说,这次论文大赛很重要,要是我能拿到奖,那留校的可能性会很大。但他要我写一篇能抢人眼球的论文,唉。”

“真的啊。可以留校,那太好了。你学得是精神分析,那精神分析里不是都说人分本我,自我,超我吗?在另一个时空一定有另外的自己。你不是会催眠吗?我们就来做个实验,看看能不能让人在催眠的情况下突破自己的潜意识,去见到另一个时空的自己。”

“这个主意好,但催眠的危险性实在太大了。而且催眠中寻找潜意识……”我摇摇头,虽然这个论题很吸引我,但未知的风险却让我不敢贸然。

“怕什么啊,我相信你。万一有什么问题,你随时叫醒我就好。我们也别在学校做这实验,我们去外面租个小房子,安安静静的。”

我终于被麦子给说动了,准备好一切,就和麦子一起搬到了学校外的出租房。

一开始很是顺利,麦子醒来后总会跟我说似乎又寻找到自己内心的一些东西,那种原始的情绪让她惊喜。但慢慢地,她每次醒来都很古怪,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流泪,有时候又会暴躁不安。再后来,麦子开始不让我离开出租屋,她说屋子外有人,一个她看不见却能听到闻到的人。

麦子劝我放弃这个实验,她说每次被催眠后都觉得灵魂少了一缕似的。我抱着麦子,抚摸着她,安慰着她,告诉她马上就可以有最后的结局,而我们的美好未来就要因为这篇论文尘埃落定。

麦子看看我,什么也不再说,只是紧紧地抱着我,仿佛一松手,我就会从她的世界消失一样。我已经被实验带来的成就感迷瞎了眼睛,全部的意识里都是被留校的憧憬。

终于有一天,我被系主任叫去讨论我的那篇论文初稿,带着被表扬的欣喜回到出租屋,却看到麦子用一把水果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她的身边被血染红的是我那篇厚厚的论文:潜意识里的自我透视力量!


“学长,你能看到另一个自己吗?”

本文由3777奥门金沙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麦子厨房及小红锅系国家注册品牌,麦子突然从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