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仿佛要将他拉入这巨大的赤色之中,给我留下一

来源:http://www.an-sky.com 作者:情感 人气:60 发布时间:2019-10-03
摘要:炊烟,托起太阳,晨光,叩响门窗,坐在床沿追忆,昨晚脑海中浮现的场景,是梦,还是闭目所想?寻梦而去,爬上新镇长寿村南天门,那道凝固无尽史话的山岗。足下,踏着燕北长城

炊烟,托起太阳,晨光,叩响门窗,坐在床沿追忆,昨晚脑海中浮现的场景,是梦,还是闭目所想?寻梦而去,爬上新镇长寿村南天门,那道凝固无尽史话的山岗。足下,踏着燕北长城残垣断壁,目光,翻找着昨夜的梦境,可眼前展现的,只有悲壮和凄凉。残垣石垅,替代了高大的城堡,灌木蒿草,主宰了长城的辉煌。岁月悠悠,生灭荣衰,历尽沧桑,是非成败,功名利禄,已入云乡。烽火硝烟,刀光剑影,早已远去,那四方之志的仗剑去国壮士,也不知去了何方。今天,人们只知道南山的残垣,可谁知道,那就是万里长城的始祖,那就是燕国北部的边墙,那就是戎菽粟稷的故土,那就是有娀简狄的故乡。偶尔,几颗粘有远古气息的尘埃,飘落歌者的喉,画家的墨,诗人的笔,就算是,对那辉煌历史的钩沉,和最大的讴歌与畅想。风,从石缝里钻出,挤得嘶嘶作响,拖出几片被巨石压扁的陈旧影像,不知是胡笳,是战鼓,还是烈马长啸,剑影刀光。云,从山口飘过,化作沥沥细雨,这分明是,离妇惆怅的泪水,别母黯然的忧伤。山谷的风,萧萧依然,还在抚摸着,血与汗所浇筑长城,那憔悴的容光。还在安抚着,戍卒的魂,征人的伤。北面平顶山上,乾隆东巡所立大明咒碑,正为逝者默默祈祷,赐福生者永世吉祥安康。山崖上几簇还阳草,化作散落书简,依稀往事,斑驳中隐现着悲怆。齐桓公伐戎夺菽稷,戎之故土变成燕邦。秦开却胡马蹄声急,长城蜿蜒向东延长。昭王城墙刚刚筑牢,就成了秦汉御敌的边防。隋唐属地被大辽接管,金元争霸为清拓疆。镔戈铁马,往事如烟,对抗与交融,对立与统一,象血与火,水与石一样,此消彼长。而今,岁月长河,已将刻满恨与仇的巨石,敲成碎片,荡成砂砾,将砂砾磨成细土,锤炼成泥,塑就了荣辱与共,和谐吉祥的雕像。远方,云雾,在幽谷徜徉,小鸟,在枝头歌唱。细雨,将草木染绿,山花,在坡上竞相开放。春风,拉着弯弯的彩虹,在田野上播种着丰收的希望。啊,这才是我要寻找的梦中景象!

戈壁,赤色砂砾。

你走了,给我留下一个背影,一个问号。

偶然兴起,没有选择坐车回家,而是踏上了那条许久没有走过的路,用最自然的方式去感受自然,手里没有赘余之物,走起来自然是非常轻松。冬天把山花绿草都尽皆摧毁,却留下了风,在天地间肆意的往来,纵使我将衣物裹紧,也难逃这冬风的追击,就这样被“追”了一路,虽然有些许的恼怒,却也无可奈何,人毕竟不能与自然争锋。但回望着北风追起的雪花,许多与风有关的童年记忆、历史兴替又像决堤的洪水涌上了我的心头,不吐不快。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在这砂砾之中,有两排赤色巨石突兀耸立,形成一段狭长谷地。风从大漠尽头而来,穿过谷中巨大而绵长的空洞,发出亘古声响。

这么些年,已经习惯了默默注视你离去的背影。

走上这条路,风就从这路边的树丛中吹来,吹来少年们特有的青春风采。在以前,并没有这样精致的柏油路,只有破败的水泥路,我们的脚下是数不清的砂砾和石子,踩上去有些硌脚。然而,正是这样的路,陪伴了我的整个初中时光。那时候已经通了公交车,却与学校的放学时间冲突,同村的孩子们只能结伴而行。整条路是被欢声笑语填满的,啾啾鸟鸣是我们的和声,如果是刚下完雨,还可以听到潺潺的流水声,调皮的男生会停下来,脱掉鞋子挽起裤腿,在水中嬉戏一番,直弄得满身是水才肯罢休。女生们在岸上看着,发出咯咯的笑声,偶尔被溅起的水花打湿衣角,就发出尖叫。

在这峡谷之中,一个中原人打扮的少年,借着一节枯枝,缓慢行进。

不知何日君归来?我从来不问你这句话,因为不想让自己的期盼,成为你远游的牵绊。

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骄阳似火的归途上,吹来的悠长而凉爽的风。风一来,就惊动了树叶,惊起了一层层涟漪,也引得众人的一阵欢呼,我们高兴地撒欢,想着用奔跑带起来的气流,延长凉风的时间,从而获得更长时间的愉悦。风就在我们的身边环绕,和我们一起奔跑,但只要一停下,风就把位置让给了热浪。路边悬崖上的杨树,翠绿的叶子还在接受着凉风的吹拂,在我们看来,真是好生惬意,而我们的脸上的汗珠却落了一地,这风真是让人不可捉摸。原本漫长而无聊的回家之路,就在凉风、流水、鸟鸣的作用下,成为了每个少年生命里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回忆。

他的袍子只有胸前还能辨出本来的白色。砂砾的颜色晕染一般,从他的袍脚和袖口蔓延上来,仿佛要将他拉入这巨大的赤色之中,与砂石再无分辨。

萧瑟的秋风中,看着你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只能在心底的深处,打一个问号,期待一个未知的答案。

翻开史书,风又从史书的夹缝里缓缓吹来,每翻动一页,都能感受到历史深处吹拂而来的风,以及风中蕴含着的历史的悠悠的香。汉高祖刘邦被围白登山,在那些难眠的夜里,他感受着塞北朔地的寒风,他也许会想起争雄天下时英姿勃发的豪气,而面对眼前保卫他的将士,他只能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转瞬就被寒风化作白气,飘散到平城的天空。数年后,当他平定黥布叛乱、回到家乡沛县时,迎着大风高唱那首流传千古的《大风歌》,他心里是否还担忧着他的大汉江山?这沧桑的歌声里,是否也有着千古的无奈呢?

谷底的砂砾在风声中映照夕阳的颜色。砂砾间细碎的空隙仿佛一个个热气泡,将阳光的灼热一滴不漏地贮存起来,又慢慢释放。

曾经,你坚实的臂膀如一片山脊,有力地承托着我的柔弱;曾经,你宽厚的胸膛像一湾海港,温柔地抚慰我漂泊的心。

当昭君出塞时,也该路过这里。当她坐在马车上,风吹进车里,吹动了她的凤披霞冠,她有没有撩起窗帘,回望一眼远方的长安?迎亲的队伍是匈奴人,对汉地没有一丝留恋,这千人的队伍里,只有她这一个汉人女子,愁肠百结。世人都夸赞昭君的大义,他们的眼里,也只有大义,却都忘了,昭君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当她回望故土时,她也会流下泪水。当风声又起,那一滴滚烫的热泪,落在了青青的草地上,生出一朵白色的花,花瓣的方向,朝着南方。每当春天来临,春风就把它的花粉吹向南方,一年一年,无限接近长安,无限接近故事和梦开始的地方,然而昭君永远都不知道了。

无数的热气泡仿佛将太阳碾碎,再铺展开来,覆盖在戈壁滩上。在天空与戈壁之间,剩余的热气扭曲着蒸腾,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幻化出氤氲水色。

闭上眼,昨日的种种,清晰地浮上心头。

吹拂着杜甫的,是夔州“风急天高猿啸哀”的秋风,是成都草堂那送来细雨的和风,是茅屋为秋风所破的急风,也是天末怀李白的悠悠凉风;吹拂着陆游的,既是那记忆里大散关的劲风,是那个实现不了的“铁马秋风大散关”的家国英雄梦,也是山阴郊外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让他写下“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寒风,铁马,秋风,冰河,雄关,早已深深嵌入了他的灵魂,风一吹,就化作了漫天的星辰,在历史的星空中永恒地闪烁。

少年眯着眼睛,又一次望向那天边的海市蜃楼,嘴角绽出戏谑的笑来。

和煦的春夜里,我俩踩着自行车在僻静的街道高歌飞驰,青春的歌声在风中回荡。

合上书,把历史之风暂时阻隔。然而历史的风终究成为了现在的风,现在的风又将吹向未来,这风吹散了多少历史的尘埃,又带走了多少的童年回忆,今后又会将我们吹向哪里?我想谁也不知道。刘邦不在了,昭君不在了,杜甫和陆游也不在了,那群嬉戏的孩子们也成了成年人,早就不再嬉戏了。举目四望,真叫人生出一种凄凉之感。风却一直在,就像这回家路上追逐着我的风,穿过了千年的历史,穿过了深邃的山谷,铃声所响处,风声正悠悠。

阳光透过他的眉睫,透过犹在的倔强,落入他的眼底。

初夏的凉风中,你我细细布置属于我们的小小空间,相视一笑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夕阳已经接近谷底,他枯瘦的影子投射到热气里,拉长仿佛一棵枯死的树。

新年的第一缕阳光,照耀着一对早早就携手登高远眺的身影,他们对着远空大声喊出自己的心愿……

“叮铃铃,叮铃铃,叮叮”风中铃声清脆,仿佛惊醒梦中人,少年眼中顿时绽出明亮光彩,掉转方向,一口气攀上石崖。

啊,怎能忘?怎能忘!

“嘿!有人吗?”少年喊道,却并未看到骆驼队。

当秋风起的时候,为了你的似锦前程,你转身走了,越走越远。

“有人吗?”石崖顶端,少年脚下风化的巨石斑驳皴裂,但仍未解离为松散砂砾,因这一点质地的不同,崖顶的风似乎也比谷底清凉一些,也更凛冽一些。

再好的美景,都留不住你前行的步伐,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追上你的远大理想。

少年抿紧了嘴唇,那几声喊几乎撕裂干枯声带。舌尖没有一点唾液的润泽,他动了动喉结,仿佛咽下苦果。

你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你说,其实你也舍不得我。

“海市,声音,也有海市?”他喃喃道,就在这一瞬,巨石掩盖的阴影中,有一股气流涌过。

可是,你还是决然地走了,只留给我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少年恍惚中仿佛看到一只鹰,然而定睛时,只有不知从何而来的气流,夹着飞扬的砂砾,穿过峡谷之外。

是的,你就像那来去自如的风,随处飘然而来,随处翩然而去。

“叮铃铃,叮铃铃”一匹枣红马从这气流中显现出来,当它跃出阴影的时候,它的皮毛由阴影的黑变为原本的枣红,在夕阳中闪出油滑的光泽。它颈间的铜铃随着马蹄剧烈晃动,发出清脆声响。

萧萧而过,令人肠断。

在这马上,那男子一身胡服短装,脚下皮质马靴,头上为防风沙,用白纱缠了几层,只露一双眼睛。在他望向崖顶的时候,虽不经意,仍有鹰隼气势。

而我,只是你故土情结里的那一棵树。站在夕阳下,默默地守望,从春到夏,由秋而冬。

少年认得那胡服式样,一时戒备,竟如临大敌,怔怔立在崖顶,不知如何动作。

“ 雁来音信无凭,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那男子却不以为意,收了目光从马背解下羊皮囊来。

当雁鸣声声,南飞的雁阵掠过我的枝头时,我知道,那是你从北方捎来的深情问候。

他的手指细长,有种与戈壁不相称的白。食指上有枚硕大的松石戒指,光泽瑰丽。

当细雨飘飞,水珠儿凝在我的叶尖时,我知道,那是你无声思念的泪滴。

少年本未料想他会将羊皮囊扔上崖顶,而他只是一掷,那囊便准确地飞上石崖,可见臂力极大。

我望着远山的连峰,飞鸟的影子。心,随着鸟儿飞走,身体,却只能留在原处。树后的风景,被我的泪水染成淡淡的水粉画…

少年再无暇顾忌别的,捡起羊皮囊,一口灌下,竟猛地剧烈咳嗽。

路过的鸟儿呀,请你衔上这枚故乡的绿叶吧,给远方的游子捎去我的思念和问候。

入喉的液体以独特的辛辣味道,刺激着他食道。他的胃在一瞬间灼烧起来,仿佛所有的渴化作一团烈火 ,猛烈地燃烧,然后生出凛冽的泉水来。

树,不知道风什么时候来,这是树的宿命。她只有等待,她只能守望。

“是酒?”少年皱眉道。“你是回鹘人。”

终于有一天,风来了,她起舞,她欢唱。

那人忽然大笑,将马靴向后一收,靴后的马刺便浅浅刺入马腹。枣红马登时双腿立起,嘶鸣旋转。

树叶的心思只和风说,她只和风窃窃私语。

少年瞳孔一缩,不禁按住腰间匕首,猛地后退几步。

但相聚总是匆匆,离别总在眼前,她不知今天的微风,会不会又成为明天的美梦?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是她的宿命吗?

那马终于落下马蹄,一些细沙被刚才的动作激起,在空中形成漩涡形的雾。

远方的你啊,可知道?那棵树,就如我站在原野的孤影。

那男子一手拉住缰绳,一手扯下面上白纱。露出一张脸来,那脸虽眉目比常人深邃,但仍是一张中原人的脸。

多少个寂寞的夜晚,我在心底默默翻阅着我们的曾经,细细咀嚼着昔日的美好。

少年望着他,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些许熟悉之感。

你的一颦一笑,我的欢快柔媚,如风的往事,在静寂的夜,化作甘露,滋润着一个独自守望的女子的心田。

“镇西使,楚泽”

曾经,我是你相依相偎的亲密恋人。

那男子说。

而今,我只是你独自守望故土的一棵树......

本文由3777奥门金沙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仿佛要将他拉入这巨大的赤色之中,给我留下一

关键词:

上一篇:在沙滩坐下,羸弱的灯火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