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烟雨成了记忆中的一抹伤,我梦中的江南多少人

来源:http://www.an-sky.com 作者:情感 人气:59 发布时间:2019-09-29
摘要:那是一座闻着风都会做梦的城那条青石铺就的小巷走着走着便忘了自己也只是江南的一名过客那是一座古朴而又灵性的城那些白墙黛瓦下看着看着便以为她就是梦里的故园我的前世一定

那是一座闻着风都会做梦的城那条青石铺就的小巷走着走着便忘了自己也只是江南的一名过客那是一座古朴而又灵性的城那些白墙黛瓦下看着看着便以为她就是梦里的故园我的前世一定来过这里那是一座被烟雨朦胧的城那一场场远去的往事那一些些在油纸伞下行走的过客仿佛也还停留在昨天只是不知那把油纸伞是否还挡得住而今的烟雨以为历经人生匆匆聚散以为尝遍世间种种烟火江南的一草一木必定写满沧桑只是流年依旧无恙只是草木依然毫发无伤那杯青梅煮好的绿茶还是那时的味道那些无数人许下的地老天荒是否还有人记得那些等着的人何时会来那是一座诗意的城多少人还在梦中便来到了江南多少人一来到江南便醉在了梦中醉在了一草一木醉在了一砖一瓦一步一景都是诗我宁肯负了天下也想在这江南的诗意中长醉不醒那是一座记忆中的城我想我的前生一定来过这里不然我的脑海为何总是无端的浮现出那些零碎的记忆在那烟雨迷茫的青石板在那幽深幽深的小巷那把渐行渐远的油纸伞多少次我曾在梦中向你飞奔而去那西湖的水一定有我前世流下的一滴眼泪不然我的眼眶为何常含泪水多少次我曾在梦中来到你的身边那惆怅的烟雨一定被我的前生辜负不然我在奈何桥边喝下的那碗孟婆汤为何也无法将我与你前世的记忆彻底清退多少次我曾在梦中与你相遇看着那把油纸伞一次次的与我擦肩很想看清你的脸江南的烟雨却太过迷离很想向你走近腿脚却不听使唤我只能静静的看着你看着你又一次从朦胧的烟雨中消失任凭泪珠消然滑落我梦中的江南是安静的江南是一个人的江南一本书,一杯茶一份清淡,一种无意我梦中的江南是一幅永远也画不完的画卷不知道还要多少故事才能将它填满我指尖抖落的诗行也随这满城烟雨云淡风轻江南,我梦中的江南多少人的江南有的人,在江南留下的是一段刻骨铭心有的人,在江南留下的是一个故事有的人,在江南留下的也许只是一个背影而我在江南留下的是前世在西湖边掉下的那一滴眼泪

3777奥门金沙 1

文/树之北

兰秋。

3777奥门金沙,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雨巷中的油纸伞

江南山水的温婉情怀,似是在这片候鸟停驻的土地上,寻觅不到一方天地。

天青色等烟雨。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

没有了小桥流水人家的温馨惬意,没有了雨巷青竹伞的古典情韵,没有了江南女子的柔情似水,那些逐渐在我心中升起的诗情画意,竟如秋时落叶,在无限虚无空白里不断盘旋的时候,消失在一个未知的空间里。

天空依旧一如以往。灰色空间。云层蜷缩在一起,预示着什么。一片死寂。穿过梧桐路林,踩着零落尘间的叶子。我走过碎石板的小径,满地皆是苍黄的竹叶。几缕清香沁脾,闻香不见影。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我写不出大海的磅礴大气,也写不出天空的高远辽阔,我只向往清秀的高山流水,只爱慕古韵的亭台楼阁,只眷恋飘渺的江南烟雨。雨幕潇潇的情愫在我笔尖流淌,暗生眉梢的爱恋在我心间流转,那些在我心中生根发芽的江南情怀,不断地演变成一幅烟雨笙箫朝歌至,日暮青烟随风消的水墨丹青。

偌大的图书室里,隐隐只见几个人的背影。有些寂寞。选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下,窗外是片翠绿的竹林。从打开的窗户里吹来了一丝凉风,风里和着香。打开杯盖,是咖啡的醇香,有点苦。打开MP4,一个人的旅行,单曲循环。桌上放着《边城》和《纳兰词》,书打到扉页却有些倦了。

一个丁香一样地 接着仇怨的姑娘

只是,烟雨成了记忆中的一抹伤,青烟成了回忆里的一丝痛,那些看似永恒的风景,已经在时间的涤荡里变成了一圈圈易碎的涟漪;那些静好的画面,已经在命运的轮转中,变成了一丝无法触摸的清风。而我,却只能在记忆中,寻觅着那些曾经鲜艳盛开在我生命中的那些花朵,然后看着它们凋零的身影,暗自神伤。

伴着书香,醇香,风香,我开始了一个人的旅行……梦里,烟雨蒙蒙。是江南,是真实的亦是梦中的江南。

她静静地走近,走近 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目光

曾以为,我会循着记忆中的画面,将诗情画意的江南气息,用笔尖的细腻一一描绘,在一杯清茶,一杯浊酒中,为自己的古典情怀,写一首诗词。

喜欢江南,缘于它骨子里的那份清愁。

她飘过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曾以为,我会依着旧梦中的思念,将雾霭朦胧的江南风韵,用纸墨的芳香无声渲染,在一汪流水,一张古琴旁,为自己的依依眷念,谱一曲轻歌。

或许,每一个人,她的命里,都是与一个地方有着莫名其妙的牵扯,很难说清是什么样的牵连。梦里有,诗里有,醉着有,醒着有。

黑白居,青石巷,柳絮纷飞墨点香;烟花笑,雨朦胧,伊人持伞独自行。是谁撑一把油纸伞,穿过多情的雨季。寻觅江南繁华的旧梦;是谁品一盏清茶,倚栏静静的远眺,等待那朵寂寞的莲开;是谁乘一叶小舟,在明月如水的霜天,打捞匆匆流逝的华年;又是谁折一枝寒梅,在飞雪轻扬的窗前,书写俊逸风流的诗篇?

曾以为,我会随着故事中的幻想,将虚无迷离的江南烟雨,用书卷的温婉细细勾勒,在一轮弯月,一盏孤灯下,为自己的红楼深梦,编一支曼舞。

撑着油纸伞走在青石板的老街里巷。

雨中的江南,悠长的雨巷,寂寥的脚步声,丁香般的姑娘,那把油纸伞下面,承载了太多太多的愁怨,纵使挡得住那绵绵的雨丝,也挡不住那绵绵的愁思,在诗人戴望舒的手中,就连这把普通的油纸伞,都为了经典。

然而,记忆失去了实景的支柱,便随着现实轰然倒塌。那位小巷里的丁香姑娘,是否在撑着油纸伞,低眉垂首,等待着淅淅沥沥的江南雨,将她眼角的哀愁忧郁,慢慢褪去。

别有韵味的吴侬软语,诗情画意的小桥流水人家,没有杏花的烟雨江南也是一副绝美的素笔丹青。发青的城墙依旧厚重古朴,静淌的河水,拱曲的桥栏诉说着千年的历史。

油纸伞是开在雨中的花,小时候很喜欢下雨天,在微雨中撑一把伞,伞儿牵着软软的风,细细的雨如珍珠般从伞面坠落。这个时候,世界是诗意的,雨天是诗意的,待到风雨后,收了伞,呼口气方知,心情是一杯刚冲开的茶,在水中,起起落落……

东风又起,那春帷紧掩的深闺女子,能否在江南三月的柳絮漫天中,盼来马蹄声声的过客,或是归人,将那座装满相思的城,盈满一城花雨?

在一条不知名的青石板的弄巷里,在雨巷深处,与你相遇。烟雨朦胧中,一顶油纸伞自远而近,轻轻地飘来,二十三根伞骨下是一袭青衣、一头乌发。含水的眸子与我擦肩而过,凝聚又飘散。再回首,身影渐杳。只如初见。亦真亦假。梦里,我回忆现实中想象的与你邂逅的情景,你的样子,不尽相同。

一把灵动的油纸伞,应该走在一条古老曲折的小巷,那里有青石板路,有杏花竹影,有长满青苔的古渡口,脚尖掠过无声无息,身影如风般轻盈。“恻恻轻寒翦翦风,杏花飘雪小桃红”,忧伤的诗句,散淡的步履,我们都需要一种心绪来逢迎心灵。

昨日成梦,“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倚小阁窗”的满眼景秀山水和那份闲情雅致,寻不到一丝存在的印记。“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也只有“闲梦”一词让人满心酸辛无奈,而那雨夜孤舟吹笛人,独桥细语声,纵是勾魂夺魄,也只是一个让人难以承受的梦魇。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那柳岸花堤上,是否徜徉着古人暗淡的背影?那池亭水榭间,是否收藏了昨日遗失的风景?西湖,明净如玉的西湖,你究竟酝酿了多少你白雪的情怀?有隐含了多少渔樵冷暖的故事?总是想起:一把油纸伞递到了书生的手里,在那断桥的一隅,烟雨朦胧,书生的脸上,几分惊喜几分羞涩。这便是江南的油纸伞,倘若没有江南的雨,没有那绰约多姿的油纸伞,我想,便不会有那缠绵千古、惹人断肠的爱情故事。

梦醒时,思念如落花成冢。回忆里,烟雨散尽,那一曲轻歌曼舞,遗落在江南的诗语里。那时那日,思绪飘飞如三月飘絮弥漫苍穹。如今,思绪在彷徨中坠进黑暗,于是,江南的青山绿水,被那抹惨淡,褪尽了颜色,而曾经撞进我心间的江南情怀,也渐渐消隐在我苍白的记忆里。

走在江南,与一只蝶不期而遇。

风雨中一个人撑一把伞独行,形单影只,那背影无端的惹人爱怜,却总有些悲怆、有些凄凉。《倾城之恋》里,范柳原撇下白流苏和萨黑夷妮去玩了,白流苏打着油纸伞在花园里散步柳原瞥见流苏的伞,停止了脚步,他知道这个长着一双清水般眼睛的女孩恋着他,是那把油纸伞泄露了白流苏的心事啊!一把油纸伞一把心事,挡住了外界的风雨,挡不住感情的潮涌。

青苔斑驳的石墙,碎石铺成的小路,狭窄而又幽深的古巷……一艘乌篷船载着我,淌过小桥,流水,人家。河里的乌篷船,摇橹的老人。安详。静谧。两支桨带我把江南的想念和遇见一页页翻开,带着盛唐的雪夜,夹着宋明的风花,和着经纶的墨香。

一把伞,一段古老的浪漫,一段真挚的爱情,只属于古代,不能奢望。而如今,谁还会弹一曲油纸伞的古调,弹着苍凉,弹着忧伤,尽是倾城的曲子?油纸伞已渐行渐远,连同那位结着愁怨的丁香姑娘。

岁月的香气,让我沉迷。迷醉在这一纸水墨青花。

撑一把油纸伞,那是一种老天给我们的诗意的生活情致,那种娴静的神情与自然和谐统一让中国女子就此婉约了千年。而如今,下雨时我们总是匆匆避着雨,避开了享受着雨中那情投意合的氤氲环绕,也就避开了油纸伞下那淡淡的享受着雨声如乐的幸福。一把伞即使普通的也是奢侈的,当你匆匆时,它只是避雨的工具,何不放慢脚步去触碰心灵深处那抹情怀?撑一把油纸伞,漫步在雨中,和着风雨声,把心交给自然,真正的走进自然。

烟雨里,滋润着依然的传说,酝酿着动情的故事,也承载着我温柔的浪漫。

记忆中,油纸伞是有味道的,桐油的味道。现在我们手中的伞,只是轻飘飘的塑料手柄、冷冰冰的金属手柄,感受不到一点木质手柄的踏实和自然的气息。我们还能撑出油纸伞的味道吗?我们还能找到能撑着油纸伞袅袅婷婷行走的地方吗?大街小巷车水马龙,红男绿女川流不息,呼啸而至的喇叭声会惊退迈出的步伐,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小巷,当我们那样古典而诗意地徘徊时,恐怕那侧目而视、诧异的目光会让你被人笑为花痴,在心慌中、狼狈中回到现实,那摇曳的身姿恐怕只能在想象里和梦里活色生香。

二十四桥的明月,廿桥边的红药,六朝旧事,秦淮河畔的伊人,烟舟画舫。染上了江南的烟雨,我在亭台楼阁里,拈一片花瓣,放在心间。拾一枚落叶,做成书签。拿一纸信笺,写下箴言,日夜颂读。

一川烟草,风飘万点,朦胧上心头。“油纸伞”三个字,轻轻写下,如同俯身拾起一片茉莉的幽香,又像写下一份不能遗忘的遗忘。

朱伞青衣乌篷,白墙黛瓦红灯,薄雾清风路人。

油纸伞悄悄地变成了过去……

是谁触动了江南里的思绪?是谁等待了雨巷里的记忆?亦是谁承诺了烟雨里的约定?你看,零落轩窗的雨,是谁的泪?你听,青石板上的脚步声,又踩疼了谁的寂寞?我的彷徨谁人晓?我的惆怅谁又懂?带着一颗潮湿的心,寻找梦中的你,寻找你我江南的印迹。

站在雷峰塔最高层,看着断桥,想象着白娘子是怎样于千万人之中找到许仙。开始一段缠绵悲怆的爱情。于是,断桥不断。

3777奥门金沙 2

漫步孤山之畔的西泠桥,依稀可见一辆油壁车,帘幔垂垂。车内的小小风姿绰约,美如冠玉。就在那天,遇见骑着青骢马的郎。

静听雨声

长桥不长,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相送却依依不舍。

下一世,我在长桥等你,我们断桥相遇。与你依偎看雷峰夕照,漫步共赏断桥残雪,牵手走过柳浪。泛舟西湖。你说,要永远。

西子湖畔,烟柳朦胧。

十里苏堤,画舫游舟。

那盛开的莲,是你优雅的容颜,清冷的香,萦绕于心,久久不退。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在芬芳的笑靥之后,谁人知莲的心事?在最美丽的时刻,重门却已深锁。无缘,是来的太迟还是太早?

我在西子湖畔。于万千风景中,回眸,以绝世的姿态。

橹桨划不破这一湖静水,千年如此。承载着红尘的聚散离绪,包容着浮世的爱憎情仇。春花秋月夏夜冬雪。你不变,我依然。

着一袭碎花长裙,走进小家碧玉般静谧的江南水乡小镇。

只有宁静、安详和让人感动的沧桑。

白墙、青瓦、木隔扇、石板路、乌篷船、木雕、水阁、茶馆、深弄水巷。如诗如画。名曰:似水年华。

乌镇,这个来过便不曾离开的地方。

走过七座桥,不曾回头。

文拉着英跑过的巷子。默默的脚步声打破了深巷的寂静。蓝印花布坊里,秀在忙着。我站在飘荡的蓝印花布下,发随风动,思绪驰骋,心却很静。

在昭明书院门口静站了很久,没有进去,怕踩疼了文与英的初相遇。

闲坐于石台阶一隅,我是一叶垂柳,安静地长在水畔,临河睡去,不再管今夕何夕,今生何世,只知道此刻永驻。

坐在长廊的木椅上,看桥、水、船、水阁,看着往来的人流。前世的乌镇也是如此,商贾云集,车水龙马;今生亦如斯,人流往来,却多了一份苍老和陈旧,她却一直在诉说一个故事,看世事无常,叹沧海桑田。不变的,是心。

品一碗三白酒,醉在似水年华里。

水天一色中,等一场静心日落。

坐在桥上看日落,好美。夕阳无限好。黄昏近了,华灯初上。夜了,挂上红灯笼的乌镇,像极了旧时的秦淮河。每一盏亮着的灯,都是一个故事。灯光映在水中,本就灵动的水更添妩媚。这里的夜是多情的,亦是盛情的,让人醉在夜里,不忍天明。

清晨,万物都还沉寂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薄雾笼罩的深巷里,少了白天的喧闹和夜晚的迷离,是与心的约会。感受脚步与心跳的韵律,与心对话,找寻自己。

多少人来了去了走了,只是谁也不记得谁。或许,我在深廊长巷中看过你的眸;或许,你在石桥上掠过我的影。或许,我们就是命里注定的彼此。这里的错过,就是这样的戏剧,亦如人生。错过,也不必遗憾。

倾世容颜,过路的风景。红尘中,我们擦肩而过,到底,谁是谁的风景?我知道,当距离不再是距离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相遇,结成水,凝成冰,亦或,化作尘……但愿我是你最美的风景,你是我久等的归人。

下雨了。我好像流泪了。

我在细雨飘荡的雨巷中走着,想起戴望舒的《雨巷》,我不是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我只是一个寻找自己前生和美丽乡愁的女子,在乌镇的雨巷和白墙黛瓦间,流着莫名其妙的眼泪。

一个人坐在水阁长椅上听雨。

用左手握住右手,给自己最简单的温暖。

雨声。

越来越大。

窗外的雨声吵醒了我,原来,是梦。

一场大雨落在离我很远的空间,很远的时间。

于是。

雨季不再来。

梦醒了,天暗了。回去的路一如以往。身后是灯,脚下是影。总是喜欢用手在灯影下做各种各样的造型。

低着头走,看见落了一地的花瓣,原来一场大雨过后,最痛的是花,落了一地的心事。却无人知。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我打江南走过》郑愁予

本文由3777奥门金沙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烟雨成了记忆中的一抹伤,我梦中的江南多少人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