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先说祈祷吧,但粗糙的生命物质无法穿透细微的

来源:http://www.an-sky.com 作者:情感 人气:51 发布时间:2019-09-03
摘要:从2015年2月19日到2016年2月07日从乙未年的第一天到乙未年最后一天四季交替生死轮回整整一个周年了啊这一年除了祈祷、分享、祝福就是觉醒、感悟、存在这一年从春天的花开到夏天的

从2015年2月19日到2016年2月07日从乙未年的第一天到乙未年最后一天四季交替生死轮回整整一个周年了啊这一年除了祈祷、分享、祝福就是觉醒、感悟、存在这一年从春天的花开到夏天的清明从秋天的成熟到冬天的宁静四季如此分明又是如此相联这一年你用你的生命我用我的能量你用你的点赞我用我的诗歌共同歌颂了存在的伟大共同赞美了整体的神圣这一年我的每一个文字都是神佛的恩赐因为在每一个文字里你都会发现神佛的签名如果你能够了解每一个文字你就会了解文字背后的整个世界这一年我的每一个感悟都是神佛的启示因为在每一个感悟里你都会发现神佛的指引如果你能够理解每一个感悟你就会理解感悟里面的整个宇宙这一年除了觉醒就是感悟除了感悟就是存在除了存在就是感恩这一年除了感恩还是感恩感恩你们的关心感恩日月的光辉感恩天地的包容感恩神佛的慈悲

第一章 天外有天

对于我的母亲,我有很多话想说,可是说多了显得矫情。于是,在一次虔诚礼佛的时候,我忽然有这样的疑问,谁是谁的佛?

~感恩亲爱的所有成就我去到合一的所有的人~感恩~祝福世界充满光和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宇宙初起。大穹内只有圣洁的神佛世界,层层天体,天外有天。
越高层的天体,生命物质越细微;越低层的天体,生命物质越粗糙。
 细微的生命物质可以穿透粗糙的生命物质,但粗糙的生命物质无法穿透细微的生命物质。因此,层层天体的神佛可以完全了解,甚至创造比自己粗糙的下层天体;相对的,却无法进入、理解或窥见上层天体的状态与存在。
 这广大无边的大穹,生命的变化复杂难料。有的神佛有肉身,有的神佛没有肉身,而是一股能量与光的存在。有的生命长得雄纠纠,是狮身人面,有的生命长得就如地球上的各种人种,只是更美,更俊。
 但宇宙初始时,没有地球,也没有银河系,更没有地球上的人。
 在各层天体里,有无数的神佛世界。这些世界各自独立,各有自己的天主,自己的王。
 有的世界里没有时间的流动,因此生命不会老死。
 有的世界里有时间的变化、四季的变迁,神佛也会有新陈代谢,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要重新浴火重生,如同火中的凤凰。凤凰不死,只是浴火重生。重生的神佛只带有前一生的部分神通与记忆,但很快即能恢复到几乎相同的能力。
 每层天体的历史不同,存在的长短不同。
 在同一层天体里,不同的神佛世界可以互相往来,而神佛之间的沟通是毫不费力的,没有神佛需要「讲话」。如果用人的话来说,神佛之间是用思维来沟通的。思维没有障碍,也没有遮掩。因此神佛不知道什么是「谎言」,神佛的世界也存在不了谎言。
 但逐渐的,有些神佛以法力将自己的思维与外界隔开,不让其它的神佛接收到自己的思维......
 在某个层次以上的天体里,神佛是单一的生命体,没有配偶。一个念力就能创造出新的生命、新的下层天体来。
 在某个层次以下的天体里,神佛是有伴侣的。神佛伴侣之间也有大乐,但只是二道眼神的交流,即可产生不可思议的极乐。两道能量的交会即可创造出新的生命。
 只有那些拥有肉身的生命,才有人类所说的**与性爱。但神的大乐不是人类所能理解。这些高层的生命藉由肉身结合所产生的能量交流,能够进行新生命的创造,还可以完成净化与升华。
 后来人类世界形成,这些具有肉身的生命也曾到地球上传授此种修炼方法。这种方法的其中一项,被人类称为「谭崔」。最后这个法门从印度传入西藏,只剩下极少数的真修喇嘛了解个中真相。但这是后话了。
自从有一些神佛开始隐藏自己的思维之后,「私」这个新的元素,就在各层神佛世界里产生。「私」有一种特性,就是会使拥有这种元素的生命,体质思维都彻底发生改变。最初,就像是一道光变成了一根轻鸿一样,但一根羽毛不管再轻盈,都要从天空掉到地上。
这是某些空间中的律则。
「私」使生命变得沉重,于是就按照这种律则——层层的往下掉。掉到了下一层的天体里,就成为那一层空间里的物质与生命。
 宇宙的时间,是个难解的天文数字。佛说的一劫,是人类时间的上亿年。在数万劫,数百万劫,数不清的时间之后,这些一层层往下掉的生命,就掉到了宇宙大宆的最底层。
 没有地方可以再容纳这些沉重而污浊的生命。这些生命只有一个去处——彻底的销毁。

 ――佛灯起,莲花落,愿用我六十年颠沛流离换您三十年幸福安稳,因为您是我的佛。题记。

小鱼儿大梦想之学习感悟实用总结。

第二章 宇宙的更新

 01

先说祈祷吧。

「要定下时辰,集中销毁他们吗?」一个以全身素白大袍现身的男神说,他身上的光芒如同太阳神阿波罗般耀眼。(神佛打手印以及思维来沟通。但在此还是以对话的方式来描写。)
 「这里面有来自我们各个世界里的生命,其中还有和我们同时降生,如同彼此的骨血一般的生命,我不愿销毁他们哪!」一个以观世音净白衣裳裙裾飘飘形象现身的菩萨说,她美丽圣洁的脸上流下了慈悲的泪水。
 「如果不销毁,这些累积在此的『私』,会形成极大的黑暗能量,层层回渗到上层天体,使更多圣洁的生命坠落。」一道光芒,不具形象,闪耀着万种色彩,也参与了讨论。
  最靠近大穹污浊底层的那层天体,就是被影响最严重的天体,情况严重到整层天体都快要因为质变而沈落崩解了。
 所以这层天体里所有神佛世界的天主、王与代表,才会聚集在此共商对策。
 其实聚集在此的神佛,还有来自更高层次的天体。只是除非是来自更高层的神佛,否则无法看清另一位神佛所来境界。
 「我曾听闻,在我们这层宇宙创始之时即有预言,将有『圣王』来解决这个问题。」一个狮身人面的神以低沈震荡的声音说道。
 「但有谁知道谁是这位圣王呢?」一个蓄了一脸白胡,唯一示现老像的道家神仙说。「我只知道在层天体里的所有神佛啊!如果圣王已经来到这里,除非他明白的说出自己就是圣王,否则我们如何找出圣王?」
 诸神佛陷入一阵的沉默。
 宇宙的律则贯穿了整个大穹,仅有一小部份律则被现在的物理学家破解。例如原子弹的作用,只是让分子解构成原子,使原子的能量释放到分子的空间来,在这个释放的过程,因为能量与空间的转换,以致于产生大量的光与热。而这种人力强为的光与热,带有巨大的杀伤力,因此被运用成灭绝性的武器。
 每一层空间的物质,如果要互相穿越,从微细的空间到相对沉重的空间,必然要产生这种巨大的能量释放。为了避免对下层空间产生干扰,一个往下走的高级生命,必须以极缓慢的方式,一点一滴的渗入,并且凝结成下层空间的物质结构,才能在下一层空间中待着;相反的,从沉重的空间要进入微细的空间,则必需解构其沉重物质的连结,例如从分子结构变成原子状态,否则就无法进入上层的空间。
 宇宙的律则像是一张张无形的巨网,阻隔着不同空间的生命。从分子的世界要进入原子的世界,必须能够微细到足以穿过原子大小的孔隙;从原子空间想要穿越到中子的空间也是一样的道理。
 不过神佛的力量是慈悲的。释迦牟尼佛在人间证悟的那一刻,大地震动、十方放光明......按照佛经的记载,这样的物理现象其实与原子弹或中子弹爆发的状况是相似的。但神佛的力量没有幅射的杀伤力,没有生灵会因为这样的力量而受到伤害。
 只是,为了在底层的空间里存在,释迦牟尼佛以肉身示现,同时走上涅盘之路;耶稣基督也一样,一个从上层下到人间的神,必须使自己变得不再轻盈,符合人间这层空间的结构。虽然,神佛还是具有大能,却不轻易示人。
 释迦牟尼佛或耶稣基督都曾示现神迹,但却不会整日腾空飞翔,以这样的异能来促使人们追随。甚至,耶稣基督甘心在十字架上受刑,以自己的血让更多的生命得以醒悟。
 同样的状况也存在神佛的世界里。从上层来的神佛,下层的神佛无法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是某个时刻「诞生」在这层空间中的「新生命」。因此,在无法确知「圣王」是否来了,以及「圣王」究竟是谁的情况下,唯一解决的方法,就是大家共同商议,并且推举一位神佛来主持大局。
 经过一番讨论之后,众神佛一致推举一位身着黄色大袍,披衽,示现如来佛的形象的佛家神仙为领导者。
全部的神佛均对这位如来佛合十致敬。
「你们所担心的,我都知道。」如来佛慈悲的能量震动着这层空间。「既然大家都有不忍之心,我们就再给这些生命一个最后的机会吧!」
「可是要怎么做呢?这黑暗的物质一直往上渗入。这样层层渗透下去,不要说这一层天体了,整个大穹,甚至大穹外我们所不知的世界都要被污染、都会走向崩解啊!」那道不具形象的光芒说。
 诸神佛讨论的结果,最后决定这样做:
 以众神佛的力量形成一道结界,将结界内的空间与所有的天体隔开。结界内置入这些面临销毁命运的生命,这些生命除非修炼净化自己使自己够格离开结界,否则一概不能出界。然后,在这个结界里,再新创一个天体。这个天体被命名为——银河系。
 如来佛为诸神佛解说着这个结界的构造。
「在结界内的这个天体内,我们隔开九重天,以及层层的空间。最底层,就是人界,这些原本要被销毁的生命,全以『人身』形象置入其中一个星球——地球。」
 所谓的『人身』是依照各个堕入最底层空间生命的本源世界里的神佛形象打造。
 关于这一点,诸神佛有过激烈且深入的讨论,但最后还是依照这个方式而定案。
 结界内的层层空间,一样按照宇宙大穹的结构,越往上越轻盈,越远离物质、形体。越往上所具备的智慧也越高,神通也越大。
 「在九重天里有不同的生命,目的是让这些生命可以层层回返。」如来佛接着说:「如果他们能够去掉『私』,回复本来的神性,就可以一层层往上回返。」
 「所以这个结界就是允许他们自我更新的特殊能量场。」另一位一样以如来佛形象示现的神说。「但是他们还能带有原来的神通与记忆吗?他们有多少寿命呢?如果人人都知道只要达到某种要求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这样不就人人都愿意自我更新了吗?」
 「有道理。假使让他们猜到神佛的慈悲安排,只要暂时改变自己就能去掉一身的罪责,逃离销毁的恶运,自然人人都愿意改。可是这种生命即使成功回返了,最后还是会再掉回去吧!还是会再为恶吧!我们要如何才能确认他们是真的发自内心愿意去掉『私』,彻底改变呢?」最早曾经发言的那位全身发光的白袍男神说。
 「让我们抹去他们的神通与记忆。进入这个结界的条件就是这样。这样才能看出这些毁坏了的生命是否真正纯净了。」另一个不具形象的光体建议。「等他们一层一层修上来,就可以一点一点恢复原来的记忆与神通。」
 「他们必须各依因果业力,定期死亡轮回,这样才能确保这些生命不会无尽快速的下坠。每次重得人身,就可重新修炼。」一个女神说。
 「那若是无尽造业的生命呢?如果死亡与轮回都阻止不了他造业呢?是不是该让他们尝尝相同的恶果?那杀人的就被杀害,甚至沦入畜牲道,用苦难的承受来还业?」一道不具形象的光体问。
 众神佛都同意了。于是这个结界具备了这样一个强制的机制,只要进入这个能量场,就会抹去一切的神通与记忆。人必须死亡轮回,必须得人身才能修行。
 于是众神施展法力,一个结界立即形成,新的天体也在瞬间形成。
 「众神佛可以在结界边各自创造一个空间,用来接引自己世界的生命。」如来佛说。「这些神佛就兼任安排轮回的工作。」
 「我们也可以再做一次最后的考核,让他们在这个空间里确定净化完全之后,才接他们回去。」一位金发及地的仙女说。
 众神佛均同意如此做。于是无数的中继世界,在结界的边缘形成。
 那个全身发光的白袍男神所创的中继世界叫做「天堂」;那个以如来佛形象示现的神所创的中继世界叫做「西方极乐世界」......种种世界名称各异。
「但是我们抹去了他们的记忆与神通之后,这样的一个生命,与一块肉何异?又奢谈什么修炼回返呢?」一位菩萨提问。
 众神佛讨论的结果,保留一项无私的、没有差别、没有差等的智慧给这些生命,人人都有一份,每份内容都一样。有的世界称之为「如来藏」,有的世界称之为「圣灵」,不一而足,但本质无异。
 「可是光有如来藏(圣灵),他们还是不懂得生命应该回返,不懂得该如何回返。」还是同一位菩萨提问。
 「所以我们有责任教化这生命。」一位如来佛说。
 「由谁来担任教化的工作呢?这天体各异,修炼回返的方法也不同啊!」一道柔和的光芒说。
 「各自执行吧!看这些生命属于哪个世界,就由各个世界自己决定如何教化净化这些生命。」一位男神说。「但只能各传各的法,各传各的道,否则就会打乱了应有的安排。」
 「这是当然。」那道光芒说。「我的世界是没有形体的,如果我世界里的生命,修成您的模样,我还不知道该把他摆在哪里呢!」
 众神佛都笑了。
 「如此甚好,尔等各自把自己世界堕落的生命,依各自的形象改造成肉身,送入结界内,送到地上吧!」如来佛说。
 「谨遵旨意。」众神佛各自散去。
 旧约创世纪记载:Then God said, "Let us make man in our image, in our likeness,and let them rule over the fish of the sea and the birds of the air, overthe livestock, over all the earth......" (于是众神之神说:让我们照我们各自的形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所有的一切牲畜......)  
 「如来,但我们的世界的生命原本没有形体。」那几道光芒还没离开。
 「那就由你们在他们的识海里打入印记,共同商议一个形体,并共组一个中继世界,等他们回返之后,再各自幻化回原形。如何?」如来佛建议。
 「谨遵旨意。」那几道光芒也离开了。
 「如来,我们的生命虽有形体,但与其它神佛的形体差异太大,反而近似于要沦为食物的牲畜了,这是不公平的。他们回返的机会将更加渺茫!如来请再为我们世界的众生思量啊?」狮身人面与其它形象特异的神佛也没散去。
 「有形无形都相同,你们也可以采用相同的办法,择定一个特定的人的形象,但在他们的识海里打入印记,这样就可以在你们的中继世界里重新找出他们,回复到本我形象。」如来佛慈悲的说。
 「谨遵旨意。」所有的神佛都离去了。
 只有能洞悉宇宙大穹尽处的圣王才知道,这一切才只是个开始,宇宙大穹要重建,就连神佛也都要面临种种考验。就像是立法者也要遵守法律一样,没有哪一个能够自外于这个律则。但圣王的期待着,期待着众生都能在考验前做出正确的选择——做出能够转往新世界而不是随着旧世界彻底毁灭的选择。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诸天神佛吗?

在我们一部分人的意识里,如果我们想要什么,一般情况下都会跟菩萨说、或者求天求地:“***,求求你让我拥有这个吧,让我拥有那个吧,让我获得什么什么吧”。我并没有否定这个祈祷方式,接下来和大家分享下我在合一学到的合一祈祷方式,我只是感觉到接下来的这种祈祷方式更适合于我们的生命。

第三章 神佛下世

 我信。

==》去观想我们想获得的东西,并想象我们已经拥有它的美好而真实的感觉,然后去感恩上天或者是神或者是佛菩萨或者是阿玛巴关或者是耶稣等等等等的恩典和给予。重点词汇:感恩。观想之后的感恩非常重要。这个理论和秘密一书中的喝吸引力法则类似。大家以后可以使用这种祈祷方式会更好(建议哟)

有句话说:「天上方一日,人间已千年。」这句话只说明了二者时间状态不同,但人间天上真正的时间比例其实不是1:1000。要看拿人间的时间,跟哪一层天体来对比。有些天体甚至于是没有「时间」存在,在那种天体里面的生命没有变老的问题。所以提到「时间」这两个字,必须指称清楚。
「时间」究竟是什么呢?究竟是人们在渡过时间,还是时间在渡过人们?
 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园序》说:「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他洞悉了「时间」是百代的「过客」——「时间」是个巨大的生命。对于全部的人类来说,时间这个巨大的生命控制着人间的时代演变;对于个别人来说,时间则控制着人们的成长与老化。
 能够超越时间的控制,就能发生超常的奇迹,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或者延缓老化......
 经过了「人类时间」的数亿年之后......
 神佛不断的调整教化这些下坠生命的方法。
 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
 抹去记忆加上轮回重生,这些生命是一张张白纸,如同野蛮人、原始人,必须重新教会他们,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仁、义、礼、智、信,什么是廉耻......百废待举。
 「我们运用神力,用各种方法示现影像,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感应到我们哪!人们还是活在洪荒野蛮状态中。」一位菩萨说。
 「可是结界机制已经形成,谁进去谁就得被抹去记忆与神力。我们虽然有办法在自己的身体外侧形成一道防护网,进出结界,但时间极短就得离开。如果我们要亲自下去度化他们,想要待在结界内,就得被抹去记忆与神力。谁也不保证我们自己能够醒得过来,哪一个敢进入结界内呢?进去就回不来了!所以我们只能在结界外施以法力,那就只能示现影像了。」一位仙人说。
 「是啊!进入结界内办事的神、佛、仙道与菩萨、罗汉、天使们,都得马上离开才行。」一位仙子说。
3777奥门金沙, 「我不畏惧轮回,我愿意进入结界内传法。」一位如来佛形象的男神从众神之中站了出来。
 「是释迦牟尼佛!」众神惊叹!
 进入结界,被抹去记忆与能力,很可能是生命被彻底销毁的结局。
 这是结界里不能被更动的定律,进入的生命,全部必须投胎转世。下世度人的神佛也不能自外于这项游戏规则。立法者也要受法律的拘束。
 「我愿以自己修证回返的事迹,作为教化。」释迦牟尼佛说。
 「我等愿助释迦牟尼佛入人世传法。」为了报答释迦牟尼佛在几亿劫以来对自己的引导与提升,几位菩萨与罗汉一起站出来。
 众佛均呼慈悲法号。
 「人们需要认识他们所在的世界,须要有人教他们认识植物、动物,以及使用火的技巧,我们还要给他们文字、历法、天文知识才能使人人都有修回来的机会。」有了文字,人们就不必每次轮回之后,全部重头来过,可以站在之前的基础上向前走。
 「什么是仁、义、礼、智、信,什么是廉耻,也得由我们亲自演义给人们了解。」
 这就是后来发生在中土的《封神演义》的由来。类似《封神演义》的故事,在地球上各个不同的民族都存在过。什么叫做《演义》呢?就是把「义」这个字,用真人真事「演」给人们看。
  「在大义面前,宁可牺牲生命,舍身取义,这叫那些被抹去记忆的生命如何办得到?没人办得到,又如何叫他们懂?所以一定要由我们自己去做。」在人间的各种矛盾与冲突中,实证给人们看。
 「这是何等的大愿啊!」如来佛对众神佛点点头。「即使一切是幻,但有了肉身,舍身取义的杀头痛苦,是再真实不过了!」
 「如来!」众神佛请如来佛阻止这些要冒险进入结界的神圣生命。
 「这个大穹从创造伊始,就是任凭所有的生命具备一个自由的意志,正因如此,才会有生命的上升与下坠。这样的安排,从大穹之顶到结界之内,没有例外。现在我又如何阻止他们呢?」如来佛道。
 「我等辞别如来、天主与诸王!」
 「且慢!」如来佛抬起手,比了一个大手印。并将印记各自打入他们的识海里。「你们再细细商议,务必安排好醒悟的机缘。」
 神佛在人间转世之后,在还没有开悟之前只是个凡人,也会迷航。一但迷失本我,就可能再也修不回去。因此神佛下世前得有精细的安排,在轮回中,已开悟者均无条件引导点化尚未开悟者。
「谨遵圣谕!」
 有了第一批发愿下世度人的伟大神佛打了先锋之后,接着又有许多神佛下世,亲自演义道德、伦理等去除「私」的方法给人们理解。
 至于这些神佛下世之后重新修炼与开悟的过程,就是一个一个指导人们回返的道路,领航的明灯。
人类各种古文明相继开传:亚特兰提斯、古埃及、古中国、玛雅、古希腊、古印度、古欧洲迈诺安(克里特)等等高度发展的文明,都是神所传授。
 那时的人肉眼就看得到神,神就在人中行走。文字、绘画、舞蹈、祭祀、建筑、农猎,人们的生活均以神为中心。但大部份的生命变成了人之后,只想如何让自己好过、着迷于眼前的物质世界,极少有人能醒悟到,人生而为人其实另有目的,人类的世界只是个旅店。这些生命忘了应该要回家,却把旅店当成了家......
然后,情况又了改变。

 可能用信或者不信这个词语来形容我们对待神佛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亵渎,可是我实在想不到更好的词语,只有将就着用了。就好像我们一次次默念诸天神佛的名姓,祈求它们保佑我们所深爱的人,祈求它们赐予我们深爱的人一种我们所期望的福分。这是一种信念,神佛本身存在与否归根究底其实并不重要。

然后说感恩、觉知神的恩典。

 我是来自乡下的孩子,带着很浓重的乡下色彩,对于神鬼之类的学说听过不少,山精鬼怪,狐妖书生,很精彩,也很喜欢听。大概是潜意识对于这些神神怪怪的事物保持着一种敬畏,慢慢也有点信了。后来在母亲的影响下,渐渐开始信佛,也不算信得深刻,照样喝酒吃肉,权把它当一个信念而已。

其实这么分开一点一点说不是太合理,就这样吧。不过有一点要知道,这里的所有的点之间都是有联系的。

 我的母亲信佛,这和我的家庭、和我也有很大的关系。依稀听母亲说过,我家以前很穷,而我小时候身体也很不好,时常生病,这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所以母亲时常祈求神佛的怜悯,祈求我无病无灾。而每当我生病的时候,母亲都会落泪,对着神佛许下一个个心愿,愿将她的幸福换来我的安康,愿用她的健康换来我的安宁……很多年下来,祈求神佛已经变成母亲的一个习惯,这其中也包括感谢在神佛保佑下我安然长大,很多种因素加在一起,母亲信佛,很深刻,比我深刻。

这次在合一大学,我感觉到了万事万物都是神、衣服、碗、树、各种都有神在,神无时无刻以各种方式存在你身边,神一直都在身边爱着我,只是我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而已。过去以为所谓的运气,其实都是神的恩典。而经常发现神的恩典、并去感恩神,就将会获得更多的恩典。举个我的例子:有一天课程结束之前我真的特别的渴,就想,如果午餐餐厅能供应果汁就好了,结果中午去到餐厅的时候,虽然没有单一的果汁,但是那一天中午的木瓜的木瓜汁尤其的多,完全可以喝很多杯的节奏。我真的很感恩,很快觉知到这就是神的恩典,然后特别的感恩。事实证明,我越来越多的感恩生活中的恩典的存在,感觉身边的很多事情都是来成就我了。随着自己的发现恩典、感恩的节奏的持续发展,我感觉自己也获得了很多的恩典。每次遇到一些事情,到后来发现都是恩典。

 把时间推移,推移到母亲年轻或者年幼的时候,我想母亲可能也会和我一样,对神佛的态度只是一个简单的信念,只是简单的信或不信,更多的是对那些虚无飘渺的存在的好奇和猜测。就好像我很多时候都把神佛当做神话故事来听一样,没有太多尊重,有的只是好奇和期待――期待神佛能够出现,期待高高在上的它们能实现我的某个不为人知的心愿。

还有一个就是内在诚实。

 时至今日,我还是不能理解母亲对神佛的那种坚定的信念,就好像每逢初一十五,母亲必然是要去庙里的。可能在此之前的几天,母亲就已经开始准备供品了,每一样东西都是精挑细选,然后用一个竹篮装了,放在一个干净的地方,然后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告诫我,这是用来供奉神佛的,我不可以偷吃。

这是我关于内在诚实的感悟。

 我对此往往是无语的,时间催促着我不停长大,我已经二十岁了,不再是当初那个馋嘴的小孩。我想我还是得感谢时间,因为它使我长大,使我变得更加智慧,性格也变得更加温和。不会像当初,年少叛逆的冲着母亲大吼‘你真啰嗦’,而是微笑着说,妈,我知道了。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现在很多人都在追求真实,真实的对待身边的一切,殊不知有的时候有些真实真的会很伤害别人。我以前就是那么一个容易伤害到别人的一个所谓的真实的人。也许是佛菩萨的安排吧,在去合一大学之前呢我一直都在走这个所谓的真实的过程,而且由于各种原因,真实的伤害着身边的人。在合一大学,认识到了内在诚实。就是说,不管你是否欺骗对方,你要保持自己对自己的真实。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很不想做一件事情,但是我表面还是在做了。但是不能因为自己表面做了,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愿意做这个事情的人,即使做过这个事情,也要知道自己的真实情感是不想做的。还有一个例子就是说,我很不喜欢一个人,但还是对他很好,对他好之后,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喜欢他的,不要这样,要内在真实的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是不喜欢的。

 我在过去的时光里留下很多遗憾,这些遗憾会伴随我的一生,等到哪天我老了,老的走不动了,再回想起来,应该会有别样的滋味吧。而在这个时候,我想起我的母亲。

但是话说回来,内在诚实,并不是为了让你伤害别人。我只需要知道自己的真实情绪就好了。所以,回来之后,几乎没有再去发脾气暴躁过,但我有过不开心,不想和人说话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知道自己的真实情绪,我选择和他在一起,接受这样的自己,依然很好的对待别人。因为内在诚实去把自己具有伤害性的情绪表达给对方伤害到别人是不对的,我是这样认为的,我也不想这样,所以我选择自己面对自己的真实内在,然后和他在一起,祈请现象临在也可以说是佛菩萨的帮助,真实的和他表达自己的情绪,并且去经验它,我的问题就会消失。感恩。

 如果,如果真的有那一天,连我都老的走不动了,那我的母亲呢,她会在哪里?还会不会有熟悉的场景熟悉的话语,还会不会安然的等待每一个初一十五,然后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挎着竹篮,去远处的庙宇为她老的走不动路的儿子祈求安康?

还有一个祈祷的方面。

 曾经看过这样一篇文章,说的是岁月无情,道的是神佛无心。我该不该告诉我的母亲,这样一个残酷而又令人难过的事实。我想我还是不说了吧,让那些专家学者都见鬼去吧,我只求我的母亲能够在神佛哪里祈求来一片安心,可以不用为我担心,那样就很好很好了。我要求的不多,如果再看见那样的文章,我一定会反驳它,用最犀利得文字和语言。

合一大学所说的神,就是集体意识。

 中国有四大佛教圣地,山西五台山,供奉的是文殊菩萨;浙江普陀山,供奉的是南海观世音菩萨;四川峨眉山,供奉的是普贤菩萨;安徽九华山,是地藏王菩萨的道场。其中九华山因为离的近,已经去拜谒过两次,每次都有不同的感悟,而剩下的三个地方,后来我肯定也都会去的,和我母亲一起,去参拜她的信念,去参拜她这些年含辛茹苦对我无私的爱。

我理解的就是集体意念的力量。祈祷、集体意识的力量非常的强大。不可思议。我想到了师父的冥想、想到了我们的活动,感觉到,我们课程的活动效果、那些财富奇迹、健康奇迹等的产生和集体祈祷的力量的产生有很大的关系。而我们每次活动都会有大量的正向的祝福出现。上千人一起祝福的力量的产生也是不可思议的,当然了,我也感觉到我们活动奇迹的产生不仅仅只有祈祷,也不只是祈祷这样一个单一的力量能实现的,它也集合了各种福德因缘的产生、所有人的福德因缘和交给的力量。最重要的是上面的那个力量的产生是最主要的,依靠诸佛菩萨、阿弥陀佛的力量。

 02

一直以来我都是很相信冥界的力量,也一直都很想将冥界的这份在光明世界里面的祝福的力量操作出来,也是和观想和祝福祈祷有关的。

 2015年夏末,我终于离开家,离开那座生我养我的叫做安庆的城池。我来到合肥,以一个大学生和成年人的身份。彼时,我的母亲望着那辆载着我离去的汽车,目送它一点一点消失远去,望眼欲穿。

集体意识我对他还有一个 别的感悟。当一个人以一个物理个体独自存在的时候,如何运用集体意识产生力量。集体意识产生是多方面很多情况下都能得到支持的一个频率频次,还有一个就是使用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规律结合宇宙众生的整体力量。通俗的一个例子:当你想祈祷自己健康的时候,就去祈祷祝福全世界的人健康吉祥。这份给于全世界的祝福的力量也可以说是集体意识就会回到 自己的身上。

 还记得临行的前一天,母亲早上很早很早就起床,早到星星还没有落下,月亮圆圆的也没有变弯,夜幕依然高高悬挂。我站在楼梯拐弯的阴暗角落里看母亲忙碌,看她把精心准备的供品一样一样放进擦拭的干干净净的竹篮,看她用一种近乎虔诚的态度拿起放在桌上的香烛,看她推开半掩的大门,单薄瘦弱的身影慢慢融入屋外深深地黑暗里……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神都是自己创造的。

 我悄悄跟上母亲,我的母亲胆子从来不大,怕蛇,怕黑,怕一切不好的事物。我不知道母亲从哪里来的勇气,毅然的走进外面的黑暗里,没有回头,仿佛当她拿起香烛供品的那一刹那就拥有了她这一生当中最大的勇气。

我以前做错事情会紧张,害怕被惩罚、就是那种坚信肯定会得到不好的结果。而去到合一发现,其实我们内在的神和佛对待我们的态度都是我们自己决定的。我们觉得我们的神很爱很爱我,那他就是很爱很爱你,完全的满足你。而如果觉得他爱惩罚,就不一样了。

 我家住在一个不大的山村,很多人都出去打工、出去拼搏,留在家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孩子。四周也只有一座庙宇,不大,香火也不鼎盛,只有偶尔才能听见稀疏的鞭炮声。这是我们村子,而隔壁村恰恰和我们村子相反。他们村子里有很多人,他们承包了一大片农田,承包了一大片鱼塘和山林,他们村子有一座很大的庙宇,很远,有很多人去朝拜。

这个我受用很大,当我感觉到神的爱的时候、感觉到佛菩萨的爱的时候,内心充满了满足和温暖。只想回报她,只想为她做些什么。真的是那样,人被满足的时候,最容易给与。

 我跟在母亲身后,母亲去了那座最远的庙宇,我不敢走近。我发现跪拜在佛下的母亲是那样虔诚,虔诚到仿佛在做一件最最重要的事情。我听见从我母亲嘴里说出的我的名姓,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我想答应一声,可是我又不敢,我怕我的出现,破坏了这一份我需要铭记一辈子的神圣。

 03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诸天神佛吗?

 我信。

 我只能用单纯的信或者不信来表达我对诸天神佛的态度,毕竟我是一个大学生,毕竟我学了十几年的文化知识,毕竟我懂得东西比我没上过一年学没读过一本书的母亲多。可是我不会否决神佛,不会因为它是封建迷信就对它全盘否定,就像我不会否决不会质疑我的母亲。

 对神佛的态度取决于一个人的信念,信则有不信则无,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我的母亲为什么会那样信佛?谁才是她的佛,她心里最虔诚的佛。

 陪母亲去了两次九华山,都选在年底的时候。这是我的固执,我固执的认为那时节的九华山才是最美的,有漫天飞舞的纯洁的雪,有白雪皑皑的庙宇和殿堂,有坚定不移的信念和最真诚的祈愿。

 我记得我在第一次登上九华山的时候曾在旅游车上写下一首短短的诗,我不知道我那时候是怎样想的,可能还是年幼,可能还没有像现在那样理解和心疼母亲,写下的竟然无关亲情―― “漫天飞雪,染白几座佛殿?又有路人多少,徒生那些想念。 小城迷雾,更多几番烟雨,为何转身不见,佛前无语凝噎。”

 第二次登上九华山,我给母亲拍照,很多照片都是母亲跪拜在佛前,双手合十,深深低下她曾经明艳现在却被岁月苍老的面庞,虔诚祈愿。我再一次听见我的名姓,我的母亲轻轻轻轻把它念。

 回来的路上我进入空间,徒然不觉的翻到去年今天,我又看见我写下的那首短短的诗,我犹豫了一秒,和我母亲说,我说,妈,我读首诗给你听。

 04

 我是一颗生长在菩提树下的小草

 听不懂佛祖为我颂念的经文

 也不明白佛祖为我做的事情

 当我终于长大

 当我终于不再催促时光

 当我终于看清你的模样

 我才知道是你

 我的母亲,我的妈妈。

 是你默念了我的名姓

 是你把我的名姓当成你手里的经

 是你为我祈愿

 是你说我是你的佛

 ……

 你终于还是老了

 我也终于信佛

 你就是我的佛

 尾声

 捧在你手心里的手机,是不是还在播放着你熟悉的电视剧情?

 拿在你手里的电话,是不是还在和别人聊着昨天有趣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远方有人在等你,她慈祥温暖的目光穿越了几千几百里的距离,在每一个想你的夜里,轻轻轻轻呼唤你的名姓。

 如果你也想念她,如果她也是你的佛,如果……

 我想说的是,那个守候在远方的人,她需要的是你的电话,你的问候,而不是看完我的文章,慢慢等着眼泪风干,然后很快遗忘。

本文由3777奥门金沙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先说祈祷吧,但粗糙的生命物质无法穿透细微的

关键词: 3777奥门金沙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