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从门到电脑是十一步

来源:http://www.an-sky.com 作者:情感 人气:93 发布时间:2019-09-01
摘要:多少情真,多少醉,一剪寒梅;几番意切,几番泪,三春雨飞。一心柔情,一意释放,舍外的雨声,是老去的故事;一生痴守,一世沉浮,虫鸣的夜晚,是落幕的繁华。天微凉,凉尽了

多少情真,多少醉,一剪寒梅;几番意切,几番泪,三春雨飞。一心柔情,一意释放,舍外的雨声,是老去的故事;一生痴守,一世沉浮,虫鸣的夜晚,是落幕的繁华。天微凉,凉尽了天荒 ,地未老,老不过沧桑。天亮了,照亮了红尘相思泪;泪干了,干不透青楼梦中缘。初因何引初心,烛影摇红,日思夜寐,终是谁使弦断,花落人去,恍惚迷离?我在河之彼岸,守望曾经归来;你驻霓虹深处,不问人情烟火。我自是痴心,心痴几度,你纵有红颜,颜红几分?长街长,烟花繁,我在南山南;短亭短,红尘背,不再北秋悲。挑灯看剑,点兵沙场,几时回首国千古,长路风烈烈,折戟沉沙,私情忘却,何日聆听泉州路,古道马萧萧?

从电脑到门是十一步

有情未奈宿命缘,此生痴泪在人间。——题记

梦醉痴红尘空拢一帘梦伴愁眠浅浅深深时光一份无约的期盼几番风雨几番言愁深藏在岁月的波澜里记忆往事若隐若现繁华尽落空留一抹离殇烟花散尽零落一世凄凉一袖流年碎影千百辗转一份静美又落在了谁的香肩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从门到电脑是十一步

林黛玉道:“我死了。”宝玉道:“你死了,我做和尚”。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有时在电脑前梦游

这两句简单的对话,我们读出了最真的爱,最纯的情,他们爱的如痴如醉,恨长生平;他们爱到万复不劫,一生随空去。

有时在门旁寻魂

爱来时,悄然无声,爱去时,闪电雷鸣,他们躲不过爱的绳索的捆绑,亦逃不脱世俗重重枷锁的束缚。可爱意中的深邃,常常会超越生命,芳心间不自由自主,会压碎红尘,纯粹而专一。

更多的时候,脑子空空如一口死井

惊——阆苑仙葩,叹——美玉无瑕,怜——水中月,惜——镜中花,可是他们依然--别无他物,不戒其界的走向了爱的最深处,让人嘘唏不已。

井里充满着惰性气体

梦幻一般的爱,聚过之后,散了,心事空飞,情花落去;迷魔一样的情,人去了,心散了,空如了,泪尽亡。

只有井沿边上的某只青蛙

一首红楼之歌,唱的山川尽老,草木皆愁,黛玉哀哀怨怨的去了,许是她只是为还债而来红尘之中走一遭的,终日游于离恨天外误入红尘爱一回,爱君离君即断肠。

仍不厌其烦地,抒发着它的灵感

人去梁空,其走花落倾满园,几世几劫,几轮几回,都渐行渐空,虚度红尘中。红消了,香断了,谁怜了?

3777奥门金沙,其灵感略曰:

今日愁煞葬花人,娇靥香魂去不知,痛!痛!痛!

形追影,叶逐花。花开花落几番景,人来人去谁堪听。

曾经两心一照知,然,终是痛苦撕碎,痴情剪断,短暂又永恒,虚无又飘渺,如痴如狂纠缠其中,挣脱不得,缚束到前世今生,痛不欲生肝肠寸寸断,泪!泪!泪!

掬一束前世的芬芳,抹一把来生的情泪。百千年前,你我注定了形与影的相遇、相惜,至形影不离时,却天命难违,形枯影绝于万丈红尘。唯彼此不灭的誓言,镂刻于一块顽石上,承蒙后人不弃,传诵至今,并取名曰:三生石。

苍天让她饥食秘情之果,渴饮灌愁之水,花魂的降临本就是一场苦难的情债安排,一落红尘就注定了情劫一世凄苦,梦断人间。

此刻,任风吹,凭花落,灯火阑珊处,演绎了一场又一场红尘深处的风花雪月。昨日花开,今朝花落,那几世的飘零,那几世的痴狂,邂逅了你我的倾城之恋,也氤氲了涟涟珠泪……

刻骨的痛楚让她看透了风月,等不到花开倾城,分不清是真是假。

你柔指纤纤,憨首娇颜,醉如江南细柳的风姿,倾城倾国;我翩翩君子,玉面朗朗,却指染愁绪、万语千行,忧身忧神。你我一见倾心,琴瑟合鸣于天下。然旧梦醒来,已隔红尘数世。两眉间,相思尽染。

他挽留不住满庭花落,她已卷去前世万种孽债,泪叠千千结,怨锁重重空门影,漂舞野月,吹落荒冢。

前世梦断一场碎,泣玉箫,几番心绪,几番痴文,字成堆。

数不清的遍地落花,都是她的碎片,看不见的满园寒草,都是他的残枝,看不清啊,看不够,那个是你,那个才是我。

低吟清愁,浅伤离别,多少相思雁南归,天涯人未回。月光银泻,明眸千里。人间生世似流水。

你用眼泪葬了花,花用眼泪葬了他。

独立楼台,静守轮回。在愈发深浓的秋意里禅意枯的生机。

花落化泥,你走的是那样吝啬,什么也不带,了无踪迹,你不知道啊,不知道--赏花人找不到你了,会慌的。他猜你一定是躲在花丛里偷看着他,所以啊,所以啊--他一边哭,一边葬花,是怕你看不见他而担心,是怕你听不到他的声音而寂寞。他已经看不见你,他一定要让你看得见他。

自叹尘间相思腐骨,想你成诗,念你成词。日落月升,月沉日起,瘦尽灯花,望断天涯。

一张花瓣一滴泪,花没尽,泪已干,花没老,人已去。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今见落花飞满天,谁知人去梁空巢也倾,叹无情,叹前世宿命。

呀,呀,呀,凋残的是花破灭的泪,难赎的是三生石上镂刻的罪。

有人唱;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你给了我千年的守候,却挽不住我百岁的流离。今生情迷不负相思引,只怜芳年泣落离人泪。若非情到深处难自禁,又何来肝肠寸结、曲罢弦断!

有人吟;三生石畔葬花魂,此生虚化入空门,愁闷蔓延,虚空堕入了永恒的虚空,绵绵不绝。

罢,罢,罢,笔述过长空遗恨,字续太多惹文殇。

再细腻缠绵的缘,再刻骨铭心份,都挣扎不出宿命的因缘,惊魂且摄魄,寒影催眸泪,苦闷沉郁,浮生染苍凉,情绝春夏秋冬,花谢花儿不再开,爱断离合悲欢,月缺不再圆,葬花词成一曲凄。

只是犹觉歇神意未尽,下笔心太狠。不信?!有打油诗为证:

红楼梦断,此地空咦!

才高七斗臆文扬,

文/风微云飘飘

学富四车虚名狂。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斗斗难量才子恨,

车车不堪佳人伤。

才子遗恨千年爱,

佳人留恋万古殇。

文字联姻驴马配,

才子佳人泼墨忙。

注:本文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3777奥门金沙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从门到电脑是十一步

关键词: 3777奥门金沙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