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法国业余作曲国际歌的词、曲作者家,巴黎公社

来源:http://www.an-sky.com 作者:旅游 人气:127 发布时间:2019-09-29
摘要:《国际歌》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最着名的一首歌。原文的歌词由欧仁·鲍狄埃在1871年所作,皮埃尔·狄盖特于1888年为其谱曲。这首无产阶级战歌很快被翻译成世界上的许多种语言。是

www.3777.com 1www.3777.com 2

《国际歌》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最着名的一首歌。原文的歌词由欧仁·鲍狄埃在1871年所作,皮埃尔·狄盖特于1888年为其谱曲。这首无产阶级战歌很快被翻译成世界上的许多种语言。是国际 共产主义运动中最着名的一首歌。热情讴歌了巴黎公社战士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和英勇不屈的革命气概。向资本主义宣战,充分表现了革命无产阶级不屈的豪迈气魄,这首歌曲在世界范围内流传极广。

今天的《国际歌》,其用语和表达较之原文已有较大出入。比如“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在法文中“热血”应为“理性”……

国际歌 《国际歌》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最着名的一首歌。原文的歌词由欧仁·鲍狄埃在1871年所作,皮埃尔·狄盖特于1888年为其谱曲。这首歌被翻译成世界上的许多种语言。它曾是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的会歌;上世纪20年代,苏联以《国际歌》为国歌。1944年正式改用新国歌后,则把《国际歌》作为联共党歌。1920年中国首次出现由瞿秋白译成中文的《国际歌》。1923年由肖三在莫斯科根据俄文转译、由陈乔年配歌的《国际歌》开始在中国传唱。1962年译文重新加以修订。 目录 简介 词曲作者 歌曲传播 版权问题 歌词 名词解释 展开简介 历史背景 1870年,法国同普鲁士发生战争。法国战败,普军兵临城国际歌下。法国政府对外屈膝投降,对内准备镇压人民。1871年3月,政府军队同巴黎市民武装——国民自卫军发生冲突,导致巴黎工人起义爆发。 起义工人很快占领全城,赶走了资产阶级政府。不久,人民选举产生了自己的政权——巴黎公社。然而,资产阶级政府不甘心失败,对巴黎公社发起了进攻。5月21日至28日,公社战士同攻入城内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三万多名公社战士英勇牺牲,史称“五月流血周”。28日,巴黎失陷,巴黎公社以失败告终。巴黎公社是无产阶级建立政权的第一次伟大尝试,公社战士在强大敌人面前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永远激励着后人。 巴黎公社虽然失败了,但《国际歌》诞生了。公社失败后不久,公社的领导人之一欧仁·鲍狄埃创作了《国际歌》的歌词。后来,经工人作曲家狄盖特谱曲后,《国际歌》在全世界广泛传唱开来。 诞生历程 1871年5月28日,法国凡尔赛反动军队攻陷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的最后一个堡垒——贝尔·拉雪兹神甫公墓,革命失败。反动政府对全城革命者实施了大屠杀,无数革命志士倒在血泊中。面对着这一片白色恐怖,5月29日,法国工人诗人、巴黎公社的领导者之一欧仁·鲍狄埃怀着满腔热血,奋笔疾书,写下了这曲气壮山河的歌词。这首诗歌原名为《国际工人联盟》,刊登在1887年出版的鲍狄埃的诗集《革命歌集》中。 最初《国际歌》,使用的是《马赛曲》的曲调。1888年,在欧仁·鲍狄埃逝世后的第二年,法国工人作曲家皮埃尔·狄盖特以满腔的激情为《国际歌》谱写了曲子。从此,它便成了世界无产者最喜爱的歌,从法国越过千山万水,传遍全球,1890年出现了西班牙译文的《国际歌》,1899年被译成了挪威文,1901年出现了德文、英文、意大利文的《国际歌》,1906年正式传入了俄国,为了便于传唱,翻译这首歌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党员柯茨只选择了六段歌词中的一、二、六三段, 130多年来,《国际歌》被译成多种文字,传遍地球上每一个角落,响彻寰宇。它曾是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的会歌;上世纪20年代,苏联以《国际歌》为国歌。1944年正式改用新国歌后,则把《国际歌》作为联共党歌。1923年瞿秋白将它从俄文翻译成了中文,因此中国所唱的《国际歌》也只有三段。 歌曲赏析 《国际歌》这首歌曲为行板,降B大调,4/4拍子。全曲只有一段贯穿首尾的旋律,以及通用的三段歌词。这里选用的是管乐改编版。悲壮的前奏过后,深沉的第一主题昂首进入,表现出革命志士们不屈的气节;乐曲的中段旋律在调性上实际上转为属调,始终庄严、雄浑,曲调中愈发透出光明与希望;最后,乐曲的前奏经过自然再现,在雄壮而嘹亮的气氛中结束。 词曲作者 词作者简介 欧仁·鲍狄埃(Eugène Edine Pottier,1816年10月4日 - 1887年11月6日)是法国的革命家,巴黎公社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国际歌》的词作者。 欧仁·鲍狄埃出生于巴黎一个制作木器的手工业工人家庭,他在艰难的环境里刻苦自学,从他所能够找到的书籍中吸取知识的营养。法国革命民主主义诗人贝朗瑞的诗,在他心灵里留下深刻的印记。1830年七月革命爆发时,年仅14岁的他就写出了他的第一首诗歌《自由万岁》。从此,他开始用诗作为武器,踏上了革命的征途,并逐渐由一个民主主义者向社会主义者转变,并于1870年加入了第一国际,成为第一国际巴黎支部联合会的委员。 1871年,法国巴黎公社革命爆发了。英勇的巴黎工人建立了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3月28日,公社成立了。鲍狄埃先后担任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委员、二十区中央委员会委员、公社委员。他在担任公社社会服务委员会委员时,被人们称誉为“最热情的公社委员之一”。巴黎公社失败后,他在群众的掩护下,躲进了蒙马特尔我人基特家的阁楼,幸免于难。在这悲痛的日子里,他的心情无法平静,5月30日,他用战斗的笔,写了了震撼寰宇的宏伟诗篇--《国际歌》,正式宣告向敌人“开火”。1887年,他在贫困中与世长辞,巴黎的群众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曲作者简介 皮埃尔·狄盖特 (Pierre Degeyter,1848-1932),法国业余作曲国际歌的词、曲作者家,生于比利时,后移居法国里尔,一生主要从事家具制作和 花木加工业。青年时代即投身于工人运动,并在工人夜校学习文化和音乐。曾领 导过几个工人业余合唱团,任指挥,并写词作曲。72岁加入法国共产党。 他的作品以工人运动歌曲为主,具有浓厚的时代背景因素,其中名扬全球的无产阶级战 歌《国际歌》是他的代表作,作于1871年。其它代表作品还有歌曲《前进! 工人阶级》、《巴黎公社》、《起义者》等。 歌曲传播 歌曲在俄国的传播 1900年12月,列宁将《国际歌》的第一、二、六段和副歌歌词原文登载在《火星报》上。 1902年俄国诗人柯茨(ArkadiyYakovlevichKots)将其翻译成俄文,发表在伦敦出版的一本俄国移民杂志Zhizn'第五期上面。开始在俄罗斯工人中间流传。 1912年彼得堡出版的《真理报》重新发表,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府决定以俄文版的《国际歌》作为苏联的代国歌。 1944年苏联卫国战争中,在200多位应征作者中,选择了《牢不可破的联盟》取代《国际歌》,作为苏联的国歌。从此以后成为苏联共产党的党歌。在苏联解体以后,成为俄罗斯共产党的党歌。 此歌最广为传唱的中文版本,1923年6月15日由瞿秋白自俄文版转译。此版本有三组歌词,大致对应法文歌词第一、二、六段和副歌,其中Internationale在歌词中音译为“英特纳雄耐尔”,原来是国际工人联合会的简称,有时表示国际共产主义。 这首歌被各国的共产党人,社会党人和社会民主党人广为传唱。二战中,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利后英国白金汉宫演奏过此曲,以庆祝盟军此次战役的伟大胜利,由当时英国外交大臣现场指挥。 歌曲传入中国的历程 《国际歌》早期的中文版本,由瞿秋白转译自法文版并于1923年6月15日发表,此版本有三组歌词,大致对应法文歌词第一、二、六段和副歌,其中“International”在歌词中音译为“英特纳雄耐尔”,原来是国际工人联合会的简称,有时表示国际共产主义。 《国际歌》自1888年6月在法国里尔一次工人集会上第一次唱出后,这首法国工人的战歌经四十多年的传播,已成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战歌,苏联人民就是唱着它战胜敌人,最终走向新胜利的。但是,在当时的中国,《国际歌》并没有流传开来。《国际歌》传入中国后,有两种译文,可惜都译得不理想,歌词晦涩不上口,广大劳苦大众很不容易接受。这也是这首伟大歌曲一直没有能在中国传唱开来的原因。 早在20世纪之初,中国的一些刊物上就出现过未曾署名的《国际歌》中文版。最早有署名的中文版本应该是郑振铎与其好友耿济之在1920年10月翻译发表留下来的。但是以诗的形式出现, 没有附曲,不适合唱颂。 1923年,瞿秋白从苏联回到国内,担任中国共产党的机关刊物《新青年》主编,同时着手翻译《国际歌》。他在苏联出席了第九次全俄苏维埃大会,见到了列宁;他更在这个新生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受到了蓬勃发展的各项事业和革命精神的鼓舞。他早就下决心,要将《国际歌》重译,让它在中国广泛流传,成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首战歌。 重译《国际歌》的宗旨,就是要让翻译过来的歌词,既准确又易唱,让它很容易在劳动人民中间流传开来。当时,瞿秋白住在北京黄化门西妞妞房他叔叔的家里。守着一架风琴,他开始着手译《国际歌》了。他对照原文,一字一句的推敲。时而沉思斟酌,时而自弹自唱。每一句歌词定稿,都要如此反复再三。他译着,唱着,译到“国际”一词时,他站了起来。这个词,汉语只有两个字,而外文却是老长一串音节。如果照例译成“国际”一词,配上原谱,将成为“国际——就一定要实现”,“国际”一词,拖得这么长,那将是很难唱也是十分不悦耳的一句。 瞿秋白为这个词怎么翻颇费思索,他在小屋里来回走动,不时地哼着,想着。在莫斯科的经历,又一幕幕浮现在他眼前:那向往社会主义而来到苏俄的各国无产者激动歌唱的声音,那解放了的苏俄人民幸福欢歌的声音,以及他自己为求真理而慷慨高歌的声音,都汇集成一片气势磅礴、无往而不胜的雄浑壮丽的旋律,回荡在他的耳际。他忽然停下脚步,若有所悟地走到琴边,手指按在琴键上,有力地弹奏着《国际歌》的这一段。随着琴声清晰的节奏,他用不很高的,却十分庄严的声音唱出了:“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歌词和歌曲是那样和谐地融和成一体了!瞿秋白终于用音译的办法,解决了这一难题。 《国际歌》译成后,他曾对曹靖华说过:“‘国际’这个词,在西欧各国文字里几乎是同音的,现在汉语用了音译,不但能唱了,更重要的是唱时可以和各国的音一致,使中国劳动人民和世界无产者得以同声相应,收万口同声、情感交融的效果。” 1924年,瞿秋白在上海大学任社会学系主任,5月5日马克思诞辰纪念日那天,在上海大学的纪念会上,瞿秋白登上高高的讲台,在一群爱国青年中间,与任弼时等师生一起唱起了《国际歌》。从此,这首响遍全球的伟大旋律,就一直伴随着中国人民向反动黑暗势力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直到取得最后胜利。 解放前的传播 1926年3月18日,巴黎公社55周年纪念时,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政治部曾经印行《国际歌》传单,有三组歌词,大致对应法文歌词第一、二、六段和副歌;其中“International”在歌词中先音译为“英特尔拉雄纳尔”,再音译为“英特尔纳雄纳尔”。 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时,决定以《国际歌》作为国歌。 1935年2月,瞿秋白在重译《国际歌》11年后在江西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并杀害。临刑时,他昂首高唱着自己翻译的《国际歌》,他用歌声向敌人宣布:“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而我们今天在各种集会上所传唱的《国际歌》,则是1923年诗人萧三从俄文版转译,陈乔年配歌,副歌译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解放后的传播 1962年,中国音协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邀请有关专家,对《国际歌》译文瞿秋白重新加以修订。 中法大学教授、翻译家沈宝基作出了较忠于原文法文的《国际歌》完整版中译,其中“Internationale”在译文中音译为“因特耐雄奈尔”。 1991年,中国老牌摇滚乐队唐朝乐队在其发行的首张同名专辑《唐朝》中,以金属摇滚风激昂翻唱了《国际歌》。 2005年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结束的时候,会场演奏了《国际歌》,曾参加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及抗美援朝的中国老兵和来自世界各国的国际友人也高唱此曲。 2006年10月22日,在“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大会”结束的时候也演奏了《国际歌》。 除了普通话歌词外,国际歌也有香港噪音合作社作词的广东话歌词,以及林信谊、吴锦明、黑手那卡西作词的闽南语歌词,分别偶而在香港及台湾地区使用,但International在歌词中没有音译成中文。大部分时候,由于普通话歌词较为普遍,所以都会使用该版歌词。 据说香港的社运音乐先驱黑鸟乐队曾在1980年代为国际歌填上粤语歌词。 现时香港电台节目《公民社会》,用了“国际歌”作主题曲。 (《国际歌》第五段因含有不适当内容,在百度贴吧不能用作留言或发帖。) 版权问题 德国商人汉斯·巴亚兰 《国际歌》自1888年在法国里尔城的一次工人集会上首次唱响以来,迄今已有100多年。曲作者彼埃尔·狄盖特于1932年逝世。《国际歌》的版权持有者是德国商人汉斯·巴亚兰,他住在慕尼黑。1972年,具有经济头脑的他以3000美元的价格,分别买下了《国际歌》在瑞士、奥地利和联邦德国的版权,接着又以1000美元买走了民主德国的版权。此后,他相继买下了许多国家的《国际歌》版权,只有中国、苏联、朝鲜、古巴和保加利亚没有转让,因为这些国家当时还不是国际版权公约组织的成员国。此后,巴亚兰每年都要收取这首歌的版税,其中交税最多的是民主德国,因为这个国家每天的广播、电视都播这首歌,而这首歌的收税标准是每分钟350马克。巴亚兰和东德的税务关系一直保持到德国统一才告结束[1]。 法国Le Chant du Monde 虽然《国际歌》曲作者狄盖特1932年去世,已经超过一般作品保护期70年,但在法国依然受版权保护,原因是考虑两次世界大战,延长了保护期。因一战延长6年152天,因二战延长8年120天,因此国际歌的版权到2017年10月才到期,目前国际歌版权由法国Le Chant du Monde持有。 版权问题 2005年,法国导演Jean-Christophe Soulageon因为在他执导的电影Insurrection resurrection中,有一个片段以口哨吹了〔国际歌〕的曲调,而被SDRM组织书面通知:由于他的电影中〔复制〕了国际歌的曲调,侵犯了着作权,并提出一千欧元的侵权罚款的请求[2]。 着作权期限 然而,当国际歌歌曲在19世纪晚期在美国以外出版时,在美国属于公有领域。 此歌曲在着作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5年以下的国家地区,包括着作权期限都是作者终生加50年至年底的中国也是属于公有领域。 歌词 《国际歌》中文版歌词 第一段: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二段: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趁热打铁才会成功!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三段: 压迫的国家、空洞的法律, 苛捐杂税榨穷苦; 富人无义务独逍遥。 穷人的权利只是空话, 受够了护佑下的沉沦。 平等需要新的法律, 没有无义务的权利, 平等!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四段: 矿井和铁路的帝王, 在神坛上奇丑无比。 他们除了劳动, 还抢夺过什么呢? 在他们的保险箱里, 劳动的创造一无所有! 从剥削者的手里, 他们只是讨回血债。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五段: 国王用烟雾来迷惑我们, 我们要联合向暴君开战。 让战士们在军队里罢工, 停止镇压,离开暴力机器。 如果他们坚持护卫敌人, 让我们英勇牺牲; 他们将会知道我们的子弹, 会射向我们自己的将军。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第六段: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 是我们劳动群众!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将它们消灭干净,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原装”《国际歌》 2011年是《国际歌》诞生140周年。每个中国人都对《国际歌》的旋律非常熟悉,很多人还能唱出两段1962年修订版的歌词,但多数人不太熟悉《国际歌》全部歌词和部分歌词原意。最近新华社原国际部主任、巴黎总分社原社长杨起“用最浅白的话把它翻译出来,以保持其原汁原味”,使我们这些从小就熟悉《国际歌》的人,对“原装”《国际歌》有所了解。原歌词一共6段,杨起先生译文如下: 第一段: 起来,地球上的受难者! 起来,饥肠辘辘的苦役! 公理像岩浆一样在火山口下滚动, 最后就要爆发喷涌。 让我们把过去一扫而净, 奴隶们,起来!起来! 世界的基础将要变更; 莫说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是, 我们要做到一切都行! 第二段: 世界上没有救世主, 上帝、凯撒和演说家都不是救星, 生产者们,我们要自己拯救自己! 我们要作出拯救大家的决定! 要迫使窃贼把侵吞的东西吐出来, 要把我们的思想从囚室里拉出来, 让我们鼓旺炉火, 趁热打铁干起来! 第三段: 国家压迫,法律搞鬼, 倒霉蛋被迫上缴血汗税; 富人哪有义务可言, 穷人的权利只是空谈。 受监管没完没了, 实现平等需要制定新法规: 《不承担义务就不该有权利, 没有权利就不该把义务承担!》 第四段: 矿业大王和铁路大王们, 他们不可一世的嘴脸是多么丑恶, 他们除了把劳动人民洗劫一空, 还干过别的什么勾当? 劳动者所创造的, 都流进了这帮家伙的保险箱。 人民决意让他们归还财富, 这只是求个理所应当。 第五段: 给这些大王们干活,我们烟尘满面, 劳动者之间要祥和,我们只向暴君开战! 让我们规劝军队也发起罢工, 劝他们把枪托倒挂,把队伍解散! 若是这些吃人的野兽, 一定要把迫使我们牺牲当英雄, 他们很快就会看到, 我们的子弹将射向将军的前胸! 第六段: 工人们,农民们, 我们是劳动者的大党; 大地只属于在大地上劳动的人, 让有闲者滚去别的地方。 贪食我们血肉的,有多少魑魅魍魉! 有朝一日,当乌鸦和秃鹫消失时, 太阳将永放光芒! 副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 只要我们集结起来, 国际工协的理想, 明天就会扩展到全人类。[3] 法语版 Version francaise stabilisée 1871 Paroles d', Musique de Couplet 1 : Debout ! les damnés de la terre Debout ! les forcats de la faim La raison tonne en son cratère : C’est l’éruption de la fin Du passé faisons table rase Foule esclave,debout ! debout ! Le monde va changer de base : Nous ne sommes rien,soyons tout ! Refrain :(2 fois sur deux airs différents)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 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Couplet 2 : Il n’est pas de sauveurs suprêmes : Ni Dieu,ni césar,ni tribun, Producteurs,sauvons-nous nous-mêmes ! Décrétons le salut commun ! Pour que le voleur rende gorge, Pour tirer l’esprit du cachot Soufflons nous-mêmes notre forge, Battons le fer tant qu'il est chaud ! Refrain Couplet 3 : L’Etat opprime et la loi triche ; L’Impot saigne le malheureux ; Nul devoir ne s’impose au riche ; Le droit du pauvre est un mot creux. C’est assez languir en tutelle, L’égalité veut d’autres lois ; < Pas de droits sans devoirs,dit-elle, Egaux,pas de devoirs sans droits ! > Refrain Couplet 4 : Hideux dans leur apothéose, Les rois de la mine et du rail Ont-ils jamais fait autre chose Que dévaliser le travail Dans les coffres-forts de la bande Ce qu’il a créé s’est fondu. En décrétant qu’on le lui rende Le peuple ne veut que son du^. Refrain Couplet 5 : Les Rois nous saoulaient de fumées. Paix entre nous,guerre aux tyrans ! Appliquons la grève aux armées, Crosse en l’air et rompons les rangs ! S’ils s’obstinent,ces cannibales, A faire de nous des héros, Ils sauront bientot que nos balles Sont pour nos propres généraux. Refrain Couplet 6 : Ouvriers,Paysans,nous sommes Le grand parti des travailleurs ; La terre n’appartient qu’aux hommes, L'oisif[*] ira loger ailleurs. Combien de nos chairs se repaissent ! Mais si les corbeaux,les vautours, Un de ces matins disparaissent, Le soleil brillera toujours ! Refrain [*] : dans certaines versions on trouve "le riche" au lieu de "l'oisif" 英语版 Arise you prisoners of starvation Arise you toilers of the earth For reason thunders new creation `Tis a better world in birth. Never more traditions' chains shall bind us Arise ye toilers no more in thrall The earth shall rise on new foundations We are but naught we shall be all. Then comrades,come rally And the last fight let us face The Internationale Unites the human race. Arise ye workers from your slumbers Arise ye prisoners of want For reason in revolt now thunders And at last ends the age of cant. Away with all your superstitions Servile masses arise,arise We'll change henceforth the old tradition And spurn the dust to win the prize. Then comrades,come rally And the last fight let us face The Internationale Unites the human race. No more deluded by reaction On tyrants only we'll make war The soldiers too will take strike action They'll break ranks and fight no more And if those cannibals keep trying To sacrifice us to their pride They soon shall hear the bullets flying We'll shoot the generals on our own side. Then comrades,come rally And the last fight let us face The Internationale Unites the human race. No saviour from on high delivers No faith have we in prince or peer Our own right hand the chains must shiver Chains of hatred,greed and fear 英语版 stand up,all victims of oppression for the tyrants fear your might don't cling so hard to your possessions for you have nothing,if you have no rights let racist ignorance be ended for respect makes the empires fall freedom is merely privilege extended unless enjoyed by one and all. so come brothers and sisters for the struggle carries on the internationale unites the world in song so comrades come rally for this is the time and place the international ideal unites the human race let no one build walls to divide us walls of hatred nor walls of stone come greet the dawn and stand beside us we'll live together or we'll die alone in our world poisoned by exploitation those who have taken,now they must give and end the vanity of nations we've one but one earth on which to live so come brothers and sisters for the struggle carries on the internationale unites the world in song so comrades come rally for this is the time and place the international ideal unites the human race and so begins the final drama in the streets and in the fields we stand unbowed before their armour we defy their guns and shields when we fight,provoked by their aggression let us be inspired by life and love for though they offer us concessions change will not come from above. so come brothers and sisters for the struggle carries on the internationale unites the world in song so comrades come rally for this is the time and place the international ideal unites the human race 俄语版 Вставай,проклятьем заклеймённый, Весь мир голодных и рабов! Кипит наш разум возмущённый И в смертный бой вести готов. Весь мир насилья мы разрушим До основанья,а затем Мы наш,мы новый мир построим,— Кто был ничем,тот станет всем. Припев: |: Это есть наш последний И решительный бой. С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ом Воспрянет род людской! :| Никто не даст нам избавленья: Ни бог,ни царь и ни герой. Добьёмся мы освобожденья Своею собственной рукой. Чтоб свергнуть гнёт рукой умелой, Отвоевать своё добро,— Вздувайте горн и куйте смело, Пока железо горячо! |: Это есть наш последний И решительный бой. С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ом Воспрянет род людской! :| Лишь мы,работники всемирной Великой армии труда, Владеть землёй имеем право, Но паразиты — никогда! И если гром великий грянет Над сворой псов и палачей,— Для нас всё так же солнце станет Сиять огнём своих лучей. |: Это есть наш последний И решительный бой. С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ом Воспрянет род людской! :| 影片引用,《空军一号》中拉迪克将军被释放时监狱内大批囚徒齐唱国际歌。影片设定的背景为苏联解体后,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的哈萨克斯坦由共产党领导人拉迪克继续把持政权,随后在美帝国主义的干涉下被推翻,成为政治犯,随后大批的共产党员被逮捕。在俄罗斯极左恐怖分子以要求释放拉迪克为由劫持空军一号及第一家庭的情况下,监狱被迫释放了拉迪克,于是监狱中的政治犯们高唱国际歌以示庆祝,虽然该片段明显是在丑化共产主义,但段落视听效果不错。 俄语版拉丁字母转写 Vstavay,proklyat'yem zakleymyonnyy Ves' mir golodnykh i rabov Kipit nash razum vozmushchonnyy I v smertnyy boy vesti gotov. Ves' mir nasil'ya my razrushim Do osnovan'ya,a zatem My nash my novyy mir postroim, Kto byl nichem,tot stanet vsem! Pripev: |: èto yest' nash posledniy I reshitel'nyy boy. S Internatsionalom Vospryanet rod lyudskoy. :| Nikto ne dast nam izbavlen'ya Ni bog,ni tsar' i ni geroy Dob'yomsya my osvobozhden'ya Svoyeyu sobstvennoy rukoy. Chtob svergnut' gnyot rukoy umeloy, Otvoyevat' svoyo dobro – Vzduvayte gorn i kuyte smelo, Poka zhelezo goryacho! |: èto yest' nash posledniy I reshitel'nyy boy. S Internatsionalom Vospryanet rod lyudskoy. :| Lish' my,rabotniki vsemirnoy Velikoy armii truda, Vladet' zemlyoy imeyem pravo, No parazity – nikogda! I yesli grom velikiy gryanet Nad svoroy psov i palachey,– Dlya nas vsyo tak zhe solnitse stanet Siyat' ognyom svoikh luchey. |: èto yest' nash posledniy I reshitel'nyy boy. S Internatsionalom Vospryanet rod lyudskoy. :| 国际歌德语版 Wacht auf,Verdammte dieser Erde,die stets man noch zum Hungern zwingt! Das Recht wie Glut im Kraterherde nun mit Macht zum Durchbruch dringt Reinen Tisch macht mit dem Bedraenger! Heer der Sklaven,wache auf! Ein nichts zu sein,tragt es nicht laenger. Alles zu werden,stroemt zuhauf! Voelker,hoert die Signale! Auf,zum letzten Gefecht! Die Internationale erkaempft das Menschenrecht Es rettet uns kein hoeh’res Wesen,kein Gott,kein Kaiser,noch Tribun Uns aus dem Elend zu erloesen koennen wir nur selber tun! Leeres Wort: des armen Rechte! Leeres Wort: des Reichen Pflicht! Unmuendigt nennt man uns Knechte,duldet die Schmach laenger nicht! Voelker,hoert die Signale! Auf,zum letzten Gefecht! Die Internationale erkaempft das Menschenrecht In Stadt und Land,ihr Arbeitsleute,wir sind die staerkste Partei’n Die Muessiggaenger schiebt beiseite! Diese Welt muss unser sein Unser Blut sei nicht mehr der Raben und der maechtigen Geier Frass! Erst wenn wir sie vertrieben haben dann scheint die Sonn’ ohn’ Unterlass! Voelker,hoert die Signale! Auf,zum letzten Gefecht! Die Internationale erkaempft das Menschenrecht 国际歌西班牙语版 Arriba los pobres del mundo de pie los esclavos sin pan. Y gritemos todos unidos: ¡Viva la Internacional! Removamos todas las trabas Que nos impiden nuestro bien Cambiemos al mundo de fase hundiendo al imperio burgués.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y se alcen los pueblos por la Internacional.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y se alcen los pueblos con valor por la Internacional. El día que el triunfo alcancemos ni esclavos, ni hambrientos habrá. La tierra será el paraíso de toda la humanidad. Que la tierra de todos sus frutos y la dicha en nuestro hogar el trabajo es el sostén de todos que la abundancia hará gozar.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y se alcen los pueblos por la Internacional.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y se alcen los pueblos con valor por la Internacional. 国际歌西班牙语版 Arriba, parias de la Tierra! ¡En pie, famélica legión! Atruena la razón en marcha: es el fin de la opresión. Del pasado hay que hacer añicos. ¡Legión esclava en pie a vencer! El mundo va a cambiar de base. Los nada de hoy todo han de ser.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El género humano es la internacional.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El género humano es la internacional. Ni en dioses, reyes ni tribunos,。 está el supremo salvador. Nosotros mismos realicemos el esfuerzo redentor. Para hacer que el tirano caiga y el mundo siervo liberar, soplemos la potente fragua que el hombre libre ha de forjar.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El género humano es la internacional.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El género humano es la internacional. La ley nos burla y el Estado oprime y sangra al productor; nos da derechos irrisorios no hay deberes del señor. Basta ya de tutela odiosa, que la igualdad ley ha de ser: No más deberes sin derechos, ningún derecho sin deber.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El género humano es la Internacional. Agrupémonos todos, en la lucha final. El género humano es la Internacional. 名词解释 英特纳雄耐尔 英特纳雄耐尔,即英文international 源于法语的internationale,国际的意思;“国际”的音译,也译作英特纳雄耐尔。在《国际歌》中指国际共产主义的理想。 救世主 救星,比喻救苦救难的人或集体。 寄生虫 此处指剥削、压迫劳动者而又不劳而获的人。 www.3777.com 3

在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95区,有一座掩映在青枝绿叶中的墓碑,这里埋葬着巴黎公社主要领导人之一、革命诗人、《国际歌》词作者欧仁·鲍狄埃。这座墓的底座是一整块长方形花岗石,正面镌刻着“欧仁·鲍狄埃 1816-1887”。墓碑像一册打开的书本,铭文中有《国际歌》的歌词:“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经常有人来此凭吊献花,先前的花束干枯了,新鲜的红玫瑰又献上来。

它曾是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的会歌;上世纪20年代,苏联以《国际歌》为国歌。1944年正式改用新国歌后,则把《国际歌》作为联共党歌。1920年中国首次出现由瞿秋白译成中文的《国际歌》。1923年由萧三在莫斯科根据俄文转译、由陈乔年配歌的《国际歌》开始在中国传唱。1962年译文重新加以修订。

www.3777.com 4

《国际歌》词作者欧仁·鲍狄埃的墓碑

1870年,法国同普鲁士发生战争。法国战败,普军兵临城下。法国政府对外屈膝投降,对内准备镇压人民。1871年3月,政府军队同巴黎市民武装——国民自卫军发生冲突,导致巴黎工人起义爆发。

《国际歌》:否定极左思潮的精神武器

——在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参访凭吊鲍狄埃墓

起义工人很快占领全城,赶走了资产阶级政府。不久,人民选举产生了自己的政权——巴黎公社。然而,资产阶级政府不甘心失败,对巴黎公社发起了进攻。5月21日至28日,公社战士同攻入城内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三万多名公社战士英勇牺牲,史称“五月流血周”。28日,巴黎失陷,巴黎公社以失败告终。巴黎公社是无产阶级建立政权的第一次伟大尝试,公社战士在强大敌人面前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永远激励着后人。

《国际歌》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歌”,它不仅是一首歌,它既是旗帜,也是哲学,是歌曲形式的马克思主义。列宁在《国际歌》作者逝世25周年时撰写了著名的《欧仁?鲍狄埃》。毛泽东同样重视《国际歌》,在战争年代就曾赋诗:“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多年来,虽然历史和现实的因素纷繁复杂,但每逢召开党和工会的代表大会、庆祝大会及其他重要会议和重大活动,我们仍要高奏《国际歌》。

图.文/李振盛

巴黎公社虽然失败了,但《国际歌》诞生了。公社失败后不久,公社的领导人之一欧仁·鲍狄埃创作了《国际歌》的歌词。后来,经工人作曲家狄盖特谱曲后,《国际歌》在全世界广泛传唱开来。

在国际工人运动史上,《国际歌》曾产生过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在革命战争年代,《国际歌》是我国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战歌;在和平建设时期,《国际歌》也始终是与国歌并重的政治歌曲;在改革开放的启动阶段,《国际歌》同样发挥了重要作用。众所周知,改革开放是从纠正“文革”的极左错误开始的,《国际歌》中所蕴含的思想力量也是否定极左思潮的精神武器。比如“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之于否定个人崇拜;“让思想冲破牢笼”之于坚持解放思想;“要为真理而斗争”之于强调实践标准;“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之于劳动创造财富;“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之于历史创造主体……无不体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光华。

有一首歌响遍全世界,那就是《国际歌》。这首歌的词作者是巴黎公社幸存的一位战士欧仁·鲍狄埃所写的,每每唱响这首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就会让人心潮澎湃,激情满怀。

1871年5月28日,法国凡尔赛反动军队攻陷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的最后一个堡垒——贝尔·拉雪兹神甫公墓,革命失败。反动政府对全城革命者实施了大屠杀,无数革命志士倒在血泊中。面对着这一片白色恐怖,5月29日,法国工人诗人、巴黎公社的领导者之一欧仁·鲍狄埃怀着满腔热血,奋笔疾书,写下了这曲气壮山河的歌词。这首诗歌原名为《国际工人联盟》,刊登在1887年出版的鲍狄埃的诗集《革命歌集》中。

鲜为人知的《国际歌》本来面目

在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95区,我终于寻访到一座掩映在青枝绿叶中的墓碑,这里埋葬着巴黎公社主要领导人之一、革命诗人、《国际歌》词作者欧仁·鲍狄埃。

最初《国际歌》,使用的是《马赛曲》的曲调。1888年,在欧仁·鲍狄埃逝世后的第二年,法国工人作曲家比尔·狄盖特以满腔的激情为《国际歌》谱写了曲子。从此,它便成了世界无产者最喜爱的歌,从法国越过千山万水,传遍全球,1890年出现了西班牙译文的《国际歌》,1899年被译成了挪威文,1901年出现了德文、英文、意大利文的《国际歌》,1906年正式传入了俄国,为了便于传唱,翻译这首歌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党员柯茨只选择了六段歌词中的一、二、六三段,130多年来,《国际歌》被译成多种文字,传遍地球上每一个角落,响彻寰宇。它曾是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的会歌;上世纪20年代,苏联以《国际歌》为国歌。1944年正式改用新国歌后,则把《国际歌》作为联共党歌。1923年瞿秋白将它从俄文翻译成了中文,因此中国所唱的《国际歌》也只有三段。

《国际歌》原本是法国工人诗人、巴黎公社战士欧仁?鲍狄埃于1871年公社失败时创作的一首长诗。在鲍狄埃去世的第二年,法国工人作曲家皮埃尔?狄盖特以满腔激情为长诗谱曲,从此,这首歌唱遍全世界。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国际歌》的原名,它的法文名字“L、Internationale”,其实是“国际工人协会”。“国际工人协会”是以马克思为灵魂的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革命组织,当时简称“国际”(后被称为“第一国际”)。这首歌后来被称为《国际歌》,大抵与此有关。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在将《国际歌》译为中文时,出于音乐节拍的考虑,将歌中的“Internationale”音译为“英特纳雄耐尔”,是一个重要贡献。瞿秋白曾对曹靖华说:“‘国际’这个词,在西欧各国文字里几乎是同音的,现在汉语用了音译,不但能唱了,更重要的是唱时可以和各国的音一致,使中国劳动人民和世界无产者得以同声相应,收万口同声、情感交融的效果。”此后,不同译本也有将“英特纳雄耐尔”译为“国际共产主义”或“共产主义世界”的,但它作为“国际工人协会”的本义,人们往往不甚留意。

www.3777.com 5

完整版《国际歌》歌词

《国际歌》在传播过程中曾被译为多种文字,由于各国历史、文化的差异,今天的《国际歌》,其用语和表达较之原文已有较大出入。比如“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在法文中“热血”应为“理性”;“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在法文中“一无所有”应为“一钱不值”等。在翻译过程中,这些词汇的改变,有的变得更加直观,有的变得更加贴切,有的变得更符合中文的语境,这都在能够理解的范畴之内。然而,《国际歌》发生的最大改变,并不是不同语言的翻译问题,而是其版本是否完整的问题,这是许多歌唱者都不知道的。国人熟悉的中文版《国际歌》有3节歌词,这其实是照搬苏联的结果,而鲍狄埃的原版作品,却有6节歌词。1900年12月,正在从事秘密斗争的列宁,将《国际歌》的第一、二、六节和副歌歌词刊登在《火星报》上。瞿秋白在将《国际歌》译为中文时,是参照俄文版,从法文版转译而来的。早期的中共组织,是共产国际的一个分支,很大程度上受苏联影响,因此,《国际歌》也参照了俄文版的格局。瞿秋白在其译本说明中曾披露过这一事实:“法文原稿,本有6节,然各国通行歌唱的只有3节,中国译文也暂限于此。”《国际歌》歌词删减的理由是什么呢?这需要从原歌词中去找答案。

从拉雪兹神父公墓编号第95区往前走不远,就是掩映在青枝绿叶中的《国际歌》词作者欧仁·鲍狄埃的墓碑。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2000年3月24日的《解放军报》刊登了《人民文学》原副总编辑、著名文学翻译家绿原先生的文章——《〈国际歌〉译文改动真相》。为了对照,绿原先生用“公约数式的汉语”将鲍狄埃的法文原文进行了翻译,未列入通用版本的第三、四、五节歌词如下:

鲍狄埃的墓碑别具风格质朴无华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国家在压迫/法律在欺骗/赋税把倒霉人敲榨/富人不承担任何义务/穷人的权利是句空话/仰人鼻息的苦恼受够了/平等要讲另外的法律/没有义务就没有权利/它说/同样/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那些矿山和铁道的大王们/骑在人头上令人心惊/除了劫掠劳动果实/他们可曾干过别的事情/众人创造的一切都落进了/这些家伙们坚固的保险箱/人们宣布归还他们的一切/只希望享有他们所应享/大王们用梦想麻醉我们/对自己人讲和平/对暴君要作战/要在军队中间鼓动罢工/朝空中挥舞枪托/把队伍解散/如果他们/那些吃人野兽/坚持要我们去当兵/他们很快会明白我们的子弹/属于我们自己的将军……欧仁·鲍狄埃,巴黎,1871年6月。

鲍狄埃的墓碑底座是一整块长方形花岗石,正面镌刻着“欧仁·鲍狄埃 1816-1887”的字样。底座的上面的墓碑恰似斜放着的一册用白色大理石雕刻的打开的书本,左页镌刻的铭文是:“献给歌手/欧仁·鲍狄埃/巴黎公社社员/1816~187l~1887/他的朋友和景仰者们敬献/1905”;右页的铭文是:“起义者/让·米泽尔/蛛网/面包的话/地球之死/国际歌”等鲍狄埃所作诗歌的题目。还有《国际歌》的歌词:“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座墓没有任何多余的华丽的装饰,朴实无华中透出这位革命者的刚毅风骨。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从鲍狄埃的原作看,我们耳熟能详、广泛传唱的三节歌词,可视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导思想与战斗口号,从它对于不同文化层次的群众集会的适应性来看,这样的剪辑是得到广泛认可的。而被删减的三节歌词则可视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政治、经济、军事纲领。比如,第三节反映了无产阶级的政治要求,针对的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法律和赋税;第四节反映了无产阶级的经济要求,针对的是财富的来源和资产阶级的剥削;第五节反映了无产阶级的军事要求,针对的是资产阶级的军队。它们之所以被删减,除了歌词全文太长,不适合群众演唱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因素呢?有人曾有这样的担心:这三段歌词如果也像一、二、六节歌词那样广泛传播,是否会在少数工人中产生无政府主义、平均主义与和平主义思想?

鲍狄埃墓碑前经常有人来此凭吊献花,先前的花束已经干枯了,又有新鲜的红玫瑰又献上来。我前去参访的那一天,刚有人献上一支红玫瑰,在秋日斜阳的逆光中显得格外鲜艳,像火样红。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歌里歌外:理想与现实的抵牾

www.3777.com 6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国际歌》并不为特定的政党和国家所专有,它是属于国际工人运动和国际工人政党的。这首歌在“二战”前,曾在各国共产党人、社会党人、社会民主党人中广泛传唱。《国际歌》诞生于第一国际,并曾成为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会歌。第二国际后期分裂为以俄国布尔什维克为代表的共产国际和以欧洲社会民主党(包括工党、社会党等)为代表的社会党国际,虽然二者的政治主张与发展道路不同,但追求的目标都是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而且有着共同的标志,就是《国际歌》。经过百年变迁,苏联模式失败了,而北欧模式倒是取得了相当大的发展。应当指出的是,这种失败不是社会主义本身的失败,而是计划经济、专制政体的苏联模式的失败,发展则是市场经济、民主政治的发展。邓小平曾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前者说的是经济基础,后者说的是上层建筑。从欧洲一些国家的社会治理可以得出实践的证据,说明小平的见解是正确的。

《国际歌》歌词的作者欧仁·鲍狄埃的墓碑底座是一整块长方形花岗石,正面镌刻着“欧仁·鲍狄埃1816-1887”。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www.3777.com 7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鲍狄埃的墓碑设计很别致,状似斜放着一册用白色大理石雕刻的打开的书本,左页镌刻铭文是:“献给歌手/欧仁·鲍狄埃/巴黎公社社员/1816-187l-1887/他的朋友和景仰者们敬献/1905”;右页的铭文是:“起义者/让·米泽尔/蛛网/面包的话/地球之死/国际歌”等鲍狄埃所作诗歌题目。还有《国际歌》的歌词:“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巴黎公社失败后鲍狄埃写下《国际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欧仁·鲍狄埃(1816-1887)生于巴黎一个木箱和包装工匠的家庭里。因家境贫困,13岁辍学,在父亲的木箱店当徒工。鲍狄埃从少年时代起热爱诗歌,立志为劳苦大众的解放斗争贡献力量。14岁时发表第一部诗集《年轻的女诗神》,列宁曾赞扬其中的歌颂革命斗争的《自由万岁》一诗,这首诗为他一生诗歌创作指明方向。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1830年7月,巴黎工人武装起义,推翻了波旁复辟王朝,给鲍狄埃以极大的鼓舞,他的诗歌热情地赞颂起义的英雄们。1848年巴黎工人阶级再一次武装起义。鲍狄埃勇敢地参加街垒战斗。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前夕,鲍狄埃经营着一个图案画的作坊,他发动工人组织工会。这个拥有500多人的工会集体参加了国际工人协会法国支部。1870年7月20日,普法战争爆发的第二天,鲍狄埃在国际工人协会巴黎支部联合会《告全世界各民族工人书》上签了名, 他在《1870年10月31日》一诗中最早提出"快成立红色的公社"的口号,号召各国工人阶级起来反对侵略战争。同年9月,普鲁士侵略军围困巴黎,鲍狄埃勇敢地参加国民自卫军。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1871年3月至5月, 英勇的巴黎工人与市民建立了全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巴黎公社。在巴黎公社进行革命斗争的72天中,鲍狄埃先后担任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委员、二十区中央委员会委员和公社委员等革命职务,被同志们赞为"最热情的公社委员"。他奋不顾身地投入战斗,和公社战士一起在街垒浴血战斗,在5月最后一个星期的战斗里,鲍狄埃右手受伤残废,他仍坚持战斗,为保卫巴黎公社一直战斗到"流血周"的最后一天。巴黎公社被血腥镇压,鲍狄埃在众人的掩护下幸免于难。在悲痛的日子里,他的心情无法平静。5月30日,他躲藏在巴黎郊区小巷一所老房子的阁楼上写下一首题为《英特纳雄耐尔(Internationale)》的诗,这就是不朽的全世界无产阶级战歌——《国际歌》,正式宣告向敌人"开火"!《国际歌》全部六节歌词,向全世界宣示巴黎公社的精神不死。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巴黎公社起义失败之后,鲍狄埃7月被迫出逃,被凡尔赛法庭缺席判处死刑的,他先后在英国、美国流亡将近十年,积极参加国际工人运动,从未间断诗歌创作, 就在这一段流亡时期,他以纪念公社、揭露资本主义制度、反映无产阶级的苦难和斗争为中心题材,创作《白色恐怖》、《美国工人致法国工人》、《巴黎公社》等大量革命诗篇,大力宣扬革命思想,鼓励全世界无产者团结起来奋勇斗争。列宁在纪念鲍狄埃逝世25周年时撰文高度赞扬他的长诗《美国工人致法国工人》,赞誉鲍狄埃是"最伟大的用诗歌作为工具的宣传家"。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www.3777.com 8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欧仁·鲍狄埃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1880年法国大赦,鲍狄埃回到故国,参加法国工人党,生活异常困苦,但仍然坚持参加工人运动,并继续不懈地为革命创作诗歌。1887年出版了《革命歌集》,其中包括第一次公开发表的《国际》。此时,鲍狄埃已患重病,同年他在贫困中逝世。巴黎人为他举行隆重的葬礼,埋葬在拉雪兹神父公墓95区。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在鲍狄埃奋笔疾书写下那首著名的《国际》诗歌的17年后,也就是在他逝世的第二年,1888年6月,比鲍狄埃年轻32岁的法国工人作曲家皮埃尔·狄盖特发现了这首诗,以满腔激情连夜为其谱曲,遂成为《国际歌》。狄盖特在一次集会上指挥合唱团首次演唱这支歌,《国际歌》迅速传遍整个法国,随后又便传播到全世界,它成了无产者最喜爱的一首战歌。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国际歌》是世界各国左翼政党的"同一首歌"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

《国际歌》成为世界各左翼政党共同高唱的"同一首歌",在这首歌扩展传播的最初阶段,正是第二国际领导下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方兴未艾之时,在各个社会主义政党的代表大会上,都要齐声高唱《国际歌》。无论各国的各类左派政党、团体之间存在多大分歧,但高唱《国际歌》永远是他们的共同点。全世界的共产党、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工党和无政府主义者组织,在集会时都会高唱《国际歌》,就连已经成为发达国家执政党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也在高唱这首歌。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但是,各种左翼力量唱出的歌词并不完全相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只唱六段歌词中的三节。1906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员柯茨将《国际歌》译成俄文,从六段歌词中只选译了一、二、六的三节,省略删掉了三、四、五的三个章节。1918年,《国际歌》被苏联定为代国歌,一直使用到1944年,都是只有这三节歌词。1952年,联共改名为苏联共产党,但《国际歌》一直是联共和苏联共产党的党歌,依然只有三节歌词。《国际歌》的中译本也是照搬了俄文版的这三节歌词。

一旦把他们消灭干净,

鲍狄埃撰写的《国际歌》共有六节歌词,被省略删掉的第三、四、五节歌词的大意如下: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国家在压迫/法律在欺骗/赋税把倒霉人敲诈/富人不承担任何义务/穷人的权利是句空话/仰人鼻息的苦恼受够了/平等要靠另外的法律/没有义务就没有权利/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那些矿山和铁道的帝王们/骑在人头上令人心惊/除了劫掠劳动果实/他们可曾干过别的事情/众人创造的一切都落进了/这些家伙们坚固的保险箱/人们要求归还他们的一切/只希望享有所应享有的/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帝王们用梦想麻醉我们/对自己人讲和平/对暴君要作战/要在军队中间鼓动罢工/朝空中挥舞枪托/把队伍解散/如果他们/那些吃人野兽/坚持要我们去当兵/他们很快会明白我们的子弹/属于我们自己的将军/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被苏俄政权省略删掉的《国际歌》三节歌词,除了可能因为歌词过长,不便于合唱之外,还可能有以下原因: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从鲍狄埃创作歌词的时代背景来看,第三节歌词是反对国家、法律和赋税;第四节歌词是号召人人争取自己应得的一份;第五节歌词则号召解散军队和反戈一击。这一切当然是针对资产阶级政权而言。

压迫的国家,空洞的法律,

俄译本之所以未译出这三节,或许是怕误导群众走上无政府主义、平均主义的歧途。让人民群众高唱"只希望享有所应享有的",或许怕会引发"群体个事件"也未可知,这样会不利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稳固和社会的稳定。

豪富们没有任何义务,

在中国《国际歌》曾是国共两党的"同一首歌"

穷人的权利是句空话;

据报章介绍,早在20世纪初,《国际歌》传入中国,最初在中国刊物上出现的是未署名的《国际歌》中文版。最早有署名的《国际歌》中文版本是郑振铎与其好友耿济之在1920年10月翻译的,但是只有歌词,没有附曲,无法演唱。

受监视的“平等’呻吟已久,

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1920年应北京晨报之聘,奉派赴苏俄考察采访赤色政权,10月间沿中东铁路经过哈尔滨时,瞿秋白应邀参加纪念俄国十月革命三周年集会,第一次听到俄国和中国的铁路工人用俄语演唱《国际歌》,他感到“声浪雄壮的很”。由此判断,俄文版的《国际歌》应是早在1920年就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传入中国,哈尔滨可能是中国最早唱《国际歌》的城市。 在中国最早正式译配并唱响《国际歌》的正是瞿秋白。1923年6月15日,瞿秋白依照俄文版翻译了中文版歌词,他把“Internationale”音译为“英特纳雄耐尔”,一直沿用至今。今天传唱的《国际歌》,是诗人萧三1923年从俄文版转译,由中共早期领导人陈独秀的次子陈乔年配歌的,他们将副歌译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1924年,莫斯科东大中国班的同学们在校园里首次用中文演唱《国际歌》。不久,几位同学奉调回国,把萧三与陈乔年合译的《国际歌》带回国内,首先在《工人读本》和《工人之路》中刊登,很快便在神州大地传开了。《国际歌》在中国最初诞生的先是中文国语版,后来香港有了粤语的《国际歌》,台湾也有闽南语的《国际歌》。有关史料显示,《国际歌》在中国曾是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党传唱的“同一首歌”。 1926年3月18日,巴黎公社成立55周年纪念日,国民革命军印发了《国际歌》唱本,国民革命军高唱《国际歌》参加北伐战争的。 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江西瑞金宣布成立时,瞿秋白翻译的《国际歌》被定为国歌。1935年2月,36岁的瞿秋白在江西被国民党杀害,临刑前他昂首唱自已翻译的《国际歌》,用歌声向敌人宣布:“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后来人们在瑞金发现了红军时代的《国际歌》油印件可为佐证。2005年9月,举办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代表一起参加,当年国共两党的抗日志士济济一堂,这次大会的主题歌正是《国际歌》。-“东方国家”国际歌唱得震天响,从不付版税在撰写这篇博文上网搜索资料时,我看到2007年3月《上海译报》一篇题为“《国际歌》作者外孙女一直在拿版税”的报道(见 在记者采访中,83岁的埃克尔夫人抱怨道:“我不断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版税,只有东方国家例外,虽然那里的人平均每五分钟就会唱一次《国际歌》。记得有一年,我写信给铁托总统。在他们的国家里,《国际歌》声飘扬不断,而我却收不到一点点版税。铁托总统在回信中却断然拒绝了我的要求。他认为这首歌是一位工人同志为工人同志们创作的,他不知道还应该存在钱的问题。”尽管在“东方国家”里“平均每五分钟就会唱一次《国际歌》”,但是却从没有支付版税的。 据悉,按照法律规定,从2006年起《国际歌》的版税失效。这样一来,原先依照国际惯例支付版税的“西方国家”再也不用支付了,而从未支付过版税的“东方国家”就更“有法可依”了。

平等需要新的法律,它说:

鲍狄埃的外孙女所说是“东方国家”,显然是指当年以前苏联为首的、包括中国在内的推行无产阶级专政的共产国家,凡是这类国家都会像前南斯拉夫总统铁托一样,理直气壮地认为“这首歌是一位工人同志为工人同志们创作的”,怎么还会“存在钱的问题”呢?我料想,《国际歌》自八十多年前传入中国,成为国共两党的“同一首歌”,几十年来国共两党政府大概都没有依照国际版权法支付《国际歌》的版税吧。他们或许有一个共同的“东方理念”:这钱不能付!

“平等,没有无义务的权利,

附录:

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

1906年被苏俄政权删改后在“东方国家”广为传唱的《国际歌》歌词: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除了搜刮别人的劳动,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在这帮人的保险柜里,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放的是劳动者的成果。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

劳动者只是讨回血债。

快把那炉火烧的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的寄生虫!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一旦把他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国王用谎言来骗我们,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我们要联合向暴君开战。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让战士们在军队里罢工,

——2009年3月15日18:48于纽约无为斋

停止镇压离开暴力机器,

www.3777.com 9

如果他们坚持护卫暴君,

欧仁·鲍狄埃的墓紧靠在右侧一座高大的像房屋似的坟墓的旁边,没有任何多余的华丽的装饰,朴实无华中透出这位革命者的刚毅风骨。

他们将会知道我们的子弹,

www.3777.com 10

会射向自己国家的将军。

从小就唱《国际歌》的人,终于见到了鲍狄埃墓,总是不舍得离去。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www.3777.com 11

www.3777.com,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质朴无华的鲍狄埃墓。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www.3777.com 12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

别具风格的鲍狄埃墓碑。

还原《国际歌》本来面目:中文歌词只有原文一半

www.3777.com 13

核心提示:《国际歌》发生的最大改变,并不是不同语言的翻译问题,而是其版本是否完整的问题,这是许多歌唱者都不知道的。国人熟悉的中文版《国际歌》有3节歌词,这其实是照搬苏联的结果,而鲍狄埃的原版作品,却有6节歌词。

临别时,还对着别风格的鲍狄埃墓碑不断按动快门。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0年第12期,作者:安立志,原题:《:否定极左思潮的精神武器》

www.3777.com 14

《国际歌》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歌”,它不仅是一首歌,它既是旗帜,也是哲学,是歌曲形式的马克思主义。列宁在《国际歌》作者逝世25周年时撰写了着名的《欧仁?鲍狄埃》。毛泽东同样重视《国际歌》,在战争年代就曾赋诗:“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多年来,虽然历史和现实的因素纷繁复杂,但每逢召开党和工会的代表大会、庆祝大会及其他重要会议和重大活动,我们仍要高奏《国际歌》。

愿这里的青松常绿,愿这里的鲜花不败。

在国际工人运动史上,《国际歌》曾产生过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在革命战争年代,《国际歌》是我国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战歌;在和平建设时期,《国际歌》也始终是与国歌并重的政治歌曲;在改革开放的启动阶段,《国际歌》同样发挥了重要作用。众所周知,改革开放是从纠正“文革”的极左错误开始的,《国际歌》中所蕴含的思想力量也是否定极左思潮的精神武器。比如“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之于否定个人崇拜;“让思想冲破牢笼”之于坚持解放思想;“要为真理而斗争”之于强调实践标准;“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之于劳动创造财富;“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之于历史创造主体……无不体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光华。

鲜为人知的《国际歌》本来面目

《国际歌》原本是法国工人诗人、巴黎公社战士欧仁·鲍狄埃于1871年公社失败时创作的一首长诗。在鲍狄埃去世的第二年,法国工人作曲家皮埃尔·狄盖特以满腔激情为长诗谱曲,从此,这首歌唱遍全世界。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国际歌》的原名,它的法文名字“L、Internationale”,其实是“国际工人协会”。“国际工人协会”是以马克思为灵魂的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革命组织,当时简称“国际”。这首歌后来被称为《国际歌》,大抵与此有关。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在将《国际歌》译为中文时,出于音乐节拍的考虑,将歌中的“Internationale”音译为“英特纳雄耐尔”,是一个重要贡献。瞿秋白曾对曹靖华说:“‘国际’这个词,在西欧各国文字里几乎是同音的,现在汉语用了音译,不但能唱了,更重要的是唱时可以和各国的音一致,使中国劳动人民和世界无产者得以同声相应,收万口同声、情感交融的效果。”此后,不同译本也有将“英特纳雄耐尔”译为“国际共产主义”或“共产主义世界”的,但它作为“国际工人协会”的本义,人们往往不甚留意。

《国际歌》在传播过程中曾被译为多种文字,由于各国历史、文化的差异,今天的《国际歌》,其用语和表达较之原文已有较大出入。比如“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在法文中“热血”应为“理性”;“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在法文中“一无所有”应为“一钱不值”等。在翻译过程中,这些词汇的改变,有的变得更加直观,有的变得更加贴切,有的变得更符合中文的语境,这都在能够理解的范畴之内。然而,《国际歌》发生的最大改变,并不是不同语言的翻译问题,而是其版本是否完整的问题,这是许多歌唱者都不知道的。国人熟悉的中文版《国际歌》有3节歌词,这其实是照搬苏联的结果,而鲍狄埃的原版作品,却有6节歌词。1900年12月,正在从事秘密斗争的列宁,将《国际歌》的第一、二、六节和副歌歌词刊登在《火星报》上。瞿秋白在将《国际歌》译为中文时,是参照俄文版,从法文版转译而来的。早期的中共组织,是共产国际的一个分支,很大程度上受苏联影响,因此,《国际歌》也参照了俄文版的格局。瞿秋白在其译本说明中曾披露过这一事实:“法文原稿,本有6节,然各国通行歌唱的只有3节,中国译文也暂限于此。”《国际歌》歌词删减的理由是什么呢?这需要从原歌词中去找答案。

2000年3月24日的《解放军报》刊登了《人民文学》原副总编辑、着名文学翻译家绿原先生的文章——《〈国际歌〉译文改动真相》。为了对照,绿原先生用“公约数式的汉语”将鲍狄埃的法文原文进行了翻译,未列入通用版本的第三、四、五节歌词如下:

……国家在压迫/法律在欺骗/赋税把倒霉人敲榨/富人不承担任何义务/穷人的权利是句空话/仰人鼻息的苦恼受够了/平等要讲另外的法律/没有义务就没有权利/它说/同样/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那些矿山和铁道的大王们/骑在人头上令人心惊/除了劫掠劳动果实/他们可曾干过别的事情/众人创造的一切都落进了/这些家伙们坚固的保险箱/人们宣布归还他们的一切/只希望享有他们所应享/大王们用梦想麻醉我们/对自己人讲和平/对暴君要作战/要在军队中间鼓动罢工/朝空中挥舞枪托/把队伍解散/如果他们/那些吃人野兽/坚持要我们去当兵/他们很快会明白我们的子弹/属于我们自己的将军……欧仁鲍狄埃,巴黎,1871年6月。

从鲍狄埃的原作看,我们耳熟能详、广泛传唱的三节歌词,可视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导思想与战斗口号,从它对于不同文化层次的群众集会的适应性来看,这样的剪辑是得到广泛认可的。而被删减的三节歌词则可视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政治、经济、军事纲领。比如,第三节反映了无产阶级的政治要求,针对的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法律和赋税;第四节反映了无产阶级的经济要求,针对的是财富的来源和资产阶级的剥削;第五节反映了无产阶级的军事要求,针对的是资产阶级的军队。它们之所以被删减,除了歌词全文太长,不适合群众演唱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因素呢?有人曾有这样的担心:这三段歌词如果也像一、二、六节歌词那样广泛传播,是否会在少数工人中产生无政府主义、平均主义与和平主义思想?

歌里歌外:理想与现实的抵牾

《国际歌》并不为特定的政党和国家所专有,它是属于国际工人运动和国际工人政党的。这首歌在“二战”前,曾在各国共产党人、社会党人、社会民主党人中广泛传唱。《国际歌》诞生于第一国际,并曾成为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会歌。第二国际后期分裂为以俄国布尔什维克为代表的共产国际和以欧洲社会民主党为代表的社会党国际,虽然二者的政治主张与发展道路不同,但追求的目标都是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而且有着共同的标志,就是《国际歌》。经过百年变迁,苏联模式失败了,而北欧模式倒是取得了相当大的发展。应当指出的是,这种失败不是社会主义本身的失败,而是计划经济、专制政体的苏联模式的失败,发展则是市场经济、民主政治的发展。邓小平曾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前者说的是经济基础,后者说的是上层建筑。从欧洲一些国家的社会治理可以得出实践的证据,说明小平的见解是正确的。

《国际歌》在我国可谓命运多舛。其实它所强调的是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和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并从根本上否定了以神权、君权为代表的凌驾于人民之上的力量与权力。然而,在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却出现了十分荒诞的社会现象: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中,往往是开始曲奏《东方红》,结束曲奏《国际歌》,前者刚刚唱完“他是人民大救星,他为人民谋幸福”,后者就接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这种荒唐的状况,直到“文革”谢幕才告结束。

1971年,以“九一三”事件为标志,“文革”开始由狂热走向没落。在这一年的8、9月间,毛泽东进行了一次南方巡视,他在一次谈话中指出,“为《国际歌》,列宁在欧仁·鲍狄埃逝世25周年时写了一篇文章纪念他。一百年了!《国际歌》歌词和列宁的文章,全部是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观点……那里边讲的是,奴隶们起来为真理而斗争,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全靠自己救自己,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他还说,对《国际歌》,“不仅要唱,还要讲解,还要按照去做”。毛泽东在作上述谈话时,全国规模的“早请示”、“晚汇报”尚余绪未歇,“语录歌”、“忠字舞”的狂热依旧遗风荡漾。领袖的谈话与社会的现实,竟然如此抵牾,大相径庭。

假如“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3年前,我写过一篇题为《假如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文章,后收入我的《工会组织与和谐社会》一书。文章的中心意思是,在上世纪50、60年代直至改革开放前,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始终以“亚非拉人民大团结”相号召,以第三世界的领头羊自居,也确实赢得了亚非拉人民的信赖与支持。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国国力的上升,为实施“走出去”战略,许多中国企业跨出国门投资非洲、拉美和世界各地。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角色发生了重大变化。“文革”中,中国政府谴责西方把发展中国家当作商品倾销市场、资本投资场所和原料供应产地。风水轮流转,不过20年时间,中国在亚非拉人民面前不再是过去的穷哥们,已经成了财大气粗的投资商。中国企业在境内外投资经营活动中的角色,变成了劳资关系中的“资方”。

有时我在想,假如有一天,当这些中外雇员高喊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高唱着无产阶级的战歌——《国际歌》,把中国的投资者当作资本家,要求与之进行工资待遇、劳动条件等方面的谈判与斗争时,那该是多么大的角色倒置或历史讽刺呀!

据报道,在南方某地,为了保障建设“和谐社会”的大局,当地出台了一条“新规定”,就是凡有打工者参加的集会和活动,一律不准播放和演奏《国际歌》。工人阶级的政权建立60年来,何以竟然对《国际歌》害怕起来?何以对作为自己阶级基础的工人群众害怕起来?“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除了执政党内部分成员发生了角色变异和立场变异之外,这一现象无法得到合理解释。

在中国的沿海地区,外商投资企业和私营企业中的大批劳动者,他们的劳动报酬、劳动条件、生存状况,在相当程度上是不容乐观的。不少职工工作、生活在“血汗工厂”中。最近发生在沿海地区的工人接连坠楼和罢工事件说明,作为社会底层的劳动者,他们不仅没有分享到改革发展的成果,一些人甚至生活与生命都难以保障。如果不能保障职工的生命、健康和尊严,如果不能正确处理资本、劳动、政府之间的社会经济关系,如果不能适当调整社会财富的分配格局与利益关系,势必影响社会的稳定。

www.3777.com 15

www.3777.com 16

本文由3777奥门金沙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国业余作曲国际歌的词、曲作者家,巴黎公社

关键词:

最火资讯